只谈风月

写着玩 2

教练组玩过了,军官组再来一发

3P设定慎入,慎入,慎入



1、共同战斗

红蓝军对抗,陈深军姿挺拔地站在指挥部电子大屏幕前。一架缓缓进入跑道的歼轰7B,其机翼下方挂着国产鹰击反辐射导弹,机腹中央携带电子战吊舱。

“陈组长?”身后稍高的主席位上,张启山开口询问。

陈深看看电脑里的三维立体图形,回头道:“报告,我们准备好了。”

几个将军互相交换眼神,张启山道:“开始吧。”

陈深打开话筒,道:“**,指挥部叫。”

扬声器里传来程霆的声音,“请讲。”

“可以起飞。”

“收到,**准备起飞。”

白色的歼轰7B即刻离开跑道,目标,蓝军布置在近海装载了宙斯盾的军舰。

 

 

2、一方受轻伤

程霆踩空爬梯摔了下来,陈深顾不上身边大大小小的军官,分开人群就跑过去,帽子都跑掉了,蹲在程霆面前问道:“能动吗?站得起来吗?”

随后赶来的军医着手给程霆检查,一捏脚踝程霆就叫。

陈深语无伦次,急道:“轻点儿!他几个月前肋骨受过伤。”

军医瞟陈深一眼,又捏捏脚踝,道:“我碰的是这里。”往上指程霆胸腹,“肋骨在那里。”

程霆疼得倒吸气还忍不住笑,看着陈深泛红的脸颊只想立刻抱住他亲热。

不远处张启山也往这边看,身边随行对他道:“首长,您弟弟……”

张启山面无表情道:“死不了。”

 

 

3、“比起你来说,他更重要”

陈深很晚才回宿舍,屋里灯亮着,张启山坐在他床边看书。

“首……首长。”陈深咽口水。

张启山放下书,声音里听不出喜怒,“阿霆怎么样?”

“敷了药,他脚踝肿,”陈深伸手比划出半个馒头,“肿这么高。”

张启山左手支额,有些累的样子。

陈深磨蹭着走过去,给张启山按太阳穴。张启山舒了口气,道:“以后碰到这种事,有医生负责,你别擅自离开岗位。”

陈深自知理亏,讨好地亲了亲张启山额角,“我怕他旧伤又被摔到。”

“你跑的倒快,我们这里没人比你更懂飞行系统,一问三不知,宣传部的同志还以为我们不配合报道。”

陈深转而吻张启山嘴唇,一边轻吮一边伸舌舔。

张启山没有反应,陈深观察他表情,发现张启山只是默默看着。

军演结束,红军以微弱优势取胜,宣传部要在全军发表系列报道,其中就有对飞行系统的介绍。本来是他和张启山一起陪着宣传部的同志参观,结果事发突然,他竟丢下了张启山去充当军医助手的角色。现在回忆起来,这种谁比谁更重要的误会让他直冒冷汗。

他本意并非如此,但当时张启山的心情也可想而知。

陈深横下心要哄张启山高兴,撬不开张启山嘴唇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亲吻沿着脸颊往下,吻脖子,含着凸起的喉结又吸又咬。

张启山推他,他委屈地贴在张启山颈边叹气,“如果是你受伤,我也会紧张的……哎,呸呸呸。”说着便爬起来。

张启山箍紧陈深的腰一把扯回。

“明天出去开会,别给我留印。”张启山指自己脖子道。

陈深惊喜地把张启山扑倒在床上,“不生气啦?”

张启山用眼神示意。

陈深得令,给张启山脱衣服拽裤子,军官宿舍条件有限,要什么没什么,床还窄。只是现在他顾不上讲究了,只想把首长给照顾的舒舒服服的。


所以“比起你来说,他更重要”这种题目。不成立。



4、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程霆对张启山说:“你知不知道阿深有个毛病,在家喜欢光脚。夏天还好,冬天脚丫冰凉,动不动就往我怀里塞。”

张启山道:“他还有个毛病,睡觉喜欢搂东西。宿舍那个床太小他只能搂被子,来我这儿就……”

程霆大声打断道:“你是欺负我在军区没房吗!”

张启山抖开报纸哼道:“谁先提的?”

“你这叫利用职务便利猥亵男军官!”

“去告我啊。”

……

陈深坐在旁边全程麻木脸。

 


5、第一次玩BDSM

张启山理好军装。

扎好武装带。

戴上手套。

军靴。

陈深扑通跪倒扯程霆裤腿,“我,我受不了了……”

程霆赶紧拿纸巾捂住他鼻子下面两道红,无奈道:“我这儿还没开始呢。”

陈深大惊,“你也来?!”

程霆理直气壮,“公平点好吗,他是Dom我就不是了吗。”

陈深彻底滑坐在地,“你们饶了我吧T T”

 


6、多攻一受

张启山问陈深的那个问题:你喜欢我哪个弟弟?

陈深一直没有回答。



评论(51)
热度(414)

© 桔小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