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谈风月

[霆峰衍生]妖怪奇闻 2

2、

张启山挑眉道:“你是我唯二见过成精的麻雀。上一次是三百年前,武当山有棵松柏升仙,天雷劈下时他枝头的麻雀原本必死无疑,可那松柏渡劫成功,仙气大增,不但护住它还让它平白多了许多修为……你说这算什么?是不是躺雷的成功典范。”

陈深用手背轻抬张启山下巴,示意看镜子,边比划着鬓角的长度边咔嚓一剪下去。

“我跟前辈有些相似。”陈深依旧垂着眼皮,道:“我那会儿被蛇妖吃进肚里,一个道士路过除妖,我便误吞了那蛇的半枚妖丹。”

“半枚?”张启山不解抬头,被陈深按住后脑,开始修理后面的头发。

陈深淡定道:“妖丹大,我嘴小。”

“……”

一蛇妖妖丹能有多大?指甲盖?不过想想麻雀的喙……张启山不厚道地笑出声来。

陈深抖落了白布上的碎发,道:“剪这样行吗?”

张启山动动脑袋,很清爽,很满意。

陈深道:“单剪五十,今天会员日给你打五折,现金还是微信支付宝?”

张启山诧异道:“不是办卡才有折扣?”

陈深一双黑亮的眼睛平静无澜地看着他,“你是毕方,我在拍你马屁。”

“……”

张启山走后许久,扁头终于从藏身的小房间出来。
陈深关了店门,阖上窗帘,昏暗室内,一只蹲坐的柴狗和一只立在桌沿的麻雀开始谈心。

“头儿,你怎么……”扁头痛心疾首,他修为不够,能感觉出对方妖气的强弱却看不出人形之下是什么精什么怪,本以为自己跟了个厉害的老大,哪想到……

“小样,第一次见我真身,吓傻了?”

扁头抬起前肢捂脸哭道:“是,是啊。”

陈深雀扑腾着翅膀飞到他头顶站着,娇俏的鸟爪往下踩踩,“不要以貌取妖。”

扁头动也不敢动。

陈深雀又飞落在地上,开始蹦着踱步。

“蜈蚣精长达百米,皮硬如甲刀枪不入,小小鼠妖能吃掉大象。天地间灵气取之不尽,只要找对修炼的方向,潜心努力,谁都有可能称雄称霸。”

扁头愣愣地看着自家老大,胸前白毛似乎被精心打理过,一边一片白,独留中间一窄条晕染般的黑色。乍一看像打了根领带。

不由问道:“头儿,你的修炼方向就是做出最时尚的造型吗?”

“……并不是。”



张启山回去以后不得消停,蛊雕的事还没扫尾,他的秘书找到他说,派去捣毁某造假窝点的小队又让人给跑了。

“他们说是中了迷药,脑子晕晕乎乎的,睁不开眼,闻着臭味还想吐。”

张启山曲指叩了叩桌面。

秘书也姓张,长的虽然年轻,跟着张启山却挺长时间了。

“这是我们的人第一次摸到他们那个造假点,前面几次都东躲西藏的让我们扑空。”

九门市今年上半年突然出现大量假冒伪劣的日化品和保健品,局里为此成立专案组,摸清了造假团伙的分销渠道。小啰啰抓了一堆,假货也销毁了一堆,可始终查不到源头。每次打假结束这个团伙就消停几天,过段时间等他们松懈了又卷土重来,简直像野草一样烧不尽砍不完,春风吹又生。

也就几天前,专案组接到匿名举报提供了重要线索,这才有了这次行动。

结果还是让人给跑了。

并且跑的这么匪夷所思。

张秘书眼神古怪地询问:“您说,是不是一窝黄鼠狼?”

张启山叹了口气,“除了那畜生,还有什么能放个屁就让人晕过去的?”

当天夜里,张启山出现在被封锁的造假窝点附近。

他穿着牛仔裤和夹克衫,随意得像出门遛弯。他身边跟了只半人高的山猫,灰褐色的皮毛蓬松,四肢有豹纹一样的斑点,直立的耳朵尖上长着两束黑色丛毛。

“操,真是黄鼠狼。”山猫开口,是秘书的声音,“我都闻着味儿了。”

张启山挠挠山猫头顶,道:“难怪着了道呢,人哪是成精的黄鼠狼对手。”

“您放心,下次我来,保证给它们一窝端。”

张启山眯眼,“问题是还能找到吗?”

黄鼠狼精最善藏匿,又会障眼法,若不是那条匿名举报专案组连门都摸不到,机会可遇不可求,错过了这次,下次又要什么时候。

山猫直立的耳朵突然动动,猛地抬起头。

一只麻雀扑棱着翅膀落在他们对面的电线杆上,歪头瞪着他们。

山猫:“……”

张启山:“……”

张启山短暂的意外过后便道:“你来这儿干嘛?”

麻雀不耐烦地啾了一声,喙部上下开合,“笨死了,告诉你们地方你们都抓不住。”

山猫一时竟不知所措,这年头,麻雀也能成精啊。

他看到鸟就本能地想扑,伸出右前肢往下一拍,麻雀立刻往旁边蹦了两步,凶道:“我警告你,离我远点!如果你还想去抓那窝黄鼠狼的话。”

山猫恍然:“匿名信是你投的?”

麻雀没理他这个蠢问题,偏头啄了啄翅膀。

此刻如果化作人形,山猫一定表情怪异,“你落款还写什么,好市民。”

“不然呢,难道写麻雀。”

张启山憋不住笑了,道:“看来陈先生不但有手艺,思想觉悟也很高。”

陈深雀道:“因为我买了他们的假货!洗完头回去头皮各种痒,害我损失好几个熟客。指望你们早点破案替我出气吧,结果你们这么不争气。”

张启山按住蠢蠢欲动的山猫,“不争气的是那帮人,不是我们,现在既然我们来了,陈先生,请带路。”

“你别去。”陈深雀抬起翅膀指张启山,“你妖气太强容易暴露。”又指向山猫,“你跟我来——跟得上吗?”

山猫磨爪道:“飞你的。”

陈深雀哼了一声,飞走了。

速度之快就连张启山也觉得眼前一花。

天上地下,两道黑影迅速消失在夜色里。张启山慢慢往回走, 边走边摸了摸修剪整齐的发茬,心道,好市民,有点意思哈。




评论(78)
热度(462)

© 桔小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