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谈风月

有一天陈深给张启山头顶那片头发撮起来梳了个小辫儿。
陈深:“好帅啊!”
佛爷:“帅个屁,像日本妖怪,弄掉。”
陈深:“为什么?”
佛爷:“什么为什么,姑获鸟之流有多烦你不知道吗?”
陈深:“为什么弄掉?”
佛爷:“……”
陈深:“这么帅的毕方先生,只有我能看到,在我面前不许弄掉。”
佛爷:“……”
张启山斜眼看了看扁头,扁头叼着食盆回屋,趴椅子上默默吃狗粮。

评论(17)
热度(202)
  1. 凌无妖桔小梗 转载了此文字

© 桔小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