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谈风月

[霆峰衍生]妖怪奇闻 4

4、

张启山坐了好一会儿也没想起来自己是怎么从后院挪到沙发的,他只记得陈深给他的那杯水味道不对,等反应过来却已经喝下了小半杯,然后……

然后就彻底断片儿了。

现在这麻雀在他怀里呼呼大睡,因为他胳膊曲起的弧度而仰躺,绒毛覆盖的肚皮完全袒露在他面前,是最脆弱的部位,亦是一份毫无防备的信任。两只粉褐色小爪支棱着,十分滑稽。

张启山忍不住碰碰那爪子,对方立刻不满被骚扰地朝上蹬了蹬。

——越发可笑。

所以昨晚……

张启山猛一震!

他俩不会!

他头晕脑胀地盯着麻雀看,终于克制不住伸手拨开尾部绒毛……随即又触电般的缩回来。

张启山你疯了,要检验何必看他那儿?你自己没有?

雄性鸟类大同小异,化成人形更是简单到两条腿一根棍儿,连遮羞的羽毛都省了。张启山闭眼感觉着,大大松了口气,并无异样。

他小心捧着麻雀起身,四下寻找可以放手的东西。发廊不是宾馆,当然没个枕头被子之类的,好在多的是毛巾,张启山用两条毛巾围成一个厚软的鸟窝,把麻雀放了进去。

白色织物衬得麻雀越发娇俏,连脸颊上那块圆形斑点都让张启山有摸一摸的冲动。

他把手插进裤兜里,再三确认发廊的门锁好了,隔着窗户盯着沙发看了好一会儿,这才离开。

浑然不觉自己仿佛一个痴汉。

直到扁头来上班的时候陈深还在毛巾里躺着。扁头大嗓门嚷嚷:“头儿你怎么睡沙发啊!”

“头儿你还好吗?”

“头儿!头儿!”

陈深愣是被他一声接一声的吵醒了。

“……去把我衣服拿来。”陈深雀喉咙沙哑道。

扁头大惊,“昨晚干嘛了这是?”

陈深雀靠着毛巾想了想,再次鸟肢瘫软地倒下去,“别说话,让我继续睡。”

累了他大半宿,起来人就走了,良心呢?

扁头听着陈深断断续续的描述,递衣服时已是满眼崇拜,“头儿真牛逼,对着毕方都不怕。”

“怕!谁说我不怕?”

扁头实诚道:“那要换做是我,要么跪下,要么跑。”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陈深穿衣服的手一顿,对啊,他干嘛不跑?

执意留在毕方身边,图什么?锻炼胆量吗?

他话不过脑地直接问了出来,扁头也发愣,随后撇嘴道:“这我就不懂了,你和毕方大爷的心思岂是我一只单身狗能理解的。”

沉浸在乱七八糟思绪里的陈深没听明白,“什么狗?”

“单身狗,网上都这么说,意思是——”

陈深突然又明白过来,一巴掌呼向扁头后脑,“让你多读书少上网!”

扁头委屈地跑去收拾院子了。



与此同时另一边,张启山亦跟强迫症似的纠结于他喝醉以后发生的事。

越想不起来,越想知道。

他给秘书发了条上午请假的短信。

秘书面不改色摁灭屏幕,反复拨着一个空号,嘴里道:“奇怪,张局手机怎么打不通……”

省里来的工作组不耐烦地敲桌,九门市刚破了大案,二十几条人命,他们有流程要走,却惹不起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局长。谁让自打人家上任九门市的治安一年好过一年,刑事案件破获率更是居高不下,别说局长,就连这位面瘫脸的秘书他们也只能装傻配合他拙劣的演技。

张启山来到三教九流聚集的地方,这里沿街都是小商小贩,入夜就拉起棚子开夜市。按摩店挂着羊头卖狗肉,一个身材玲珑有致的女人撩起帘子出来,看到张启山便立刻缩了回去。

越是藏污纳垢的地方越能吸引妖魔鬼怪。

张启山熟视无睹地走过,一夜春宵,付了钱行了乐的恩客如果知道这女人是产鬼变的,那将是什么反应?会不会落下阳痿的病根?他这么好笑地想着,拐进一栋三层小楼。

“佛爷~”

还是女人,比起刚才那位要美得多,也媚得多,一双眼睛天生多情,被她看上一眼,让男人做什么都可以。

“霍当家。”张启山大马金刀地坐下,点头道:“帮我个忙。”

“哟,找我帮忙,是要引火……”女人意有所指地瞄他裤裆,“还是要去火啊?”

张启山自顾道:“你狐妖一门,食人梦魇读人心神,我让你帮我看看这里,”张启山食指点了点太阳穴,“昨晚都发生了什么。”

女人亲昵地倚在张启山身边,挑着指甲道:“昨晚的事今天就忘。佛爷才三千岁,已经这么老得不中用了?”

张启山似笑非笑,女人哼了一声,往张启山面上吹了口气,狐眼摄取心魄,张启山脑子里响起娇媚的女声,“好好看着。”

只见他自己的真身卧在发廊后院里,地上散乱着残羹冷炙,一片狼藉。正紧张陈深哪儿去了?会不会被他不慎压倒了?就见小麻雀歪歪扭扭飞过来,叼着一片碗状的生菜叶子,飞到毕方面前。

他艰难地把叶子里的水顺着毕方微微张开的喙倒进去。真是杯水车薪,张启山忍不住舔嘴唇,仿佛还能感觉到那丝聊胜于无的清凉。

麻雀不知疲倦地飞了一趟又一趟,一个庞大的静卧,一个娇小的忙碌,这画面太过对比鲜明,以至于那狐妖都发出了嗤笑声。

等他再次化作人形也是猝不及防,原本对着毕方脑袋飞的麻雀失去准头,直往地上栽去,掉进一堆虾壳里。

张启山都替他疼的“嘶——”了一声。

麻雀似乎摔懵了,半天才爬起来,张开翅膀猛往张启山脑门扇。

张启山替自己也“嘶——”了一声。

“张启山,我请你吃火锅,你呢……你请我干苦力。你们毕方会吐火不就行了,没事长那么大个儿干什么?浪费地球资源,气候变暖真有你一份功劳……你真了不起!”

他边念叨边直立成人,弯腰捞裤衩穿。

又猝不及防看了场裸男秀的张启山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狐妖啧啧道:“身材不错,佛爷,这细皮,这嫩肉。”

张启山强行中断跟狐妖的联系,整整衣服起身,“别出去多嘴。”

女人娇滴滴的笑,“看不出来你好这口。下次带小帅哥过来玩嘛,我这儿别的没有,闺中之术包教包会……”

她突然收声,因为张启山狠厉的看过来,她勉强笑笑,再不敢肆意调戏。

可张启山只是看了那么一眼,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女人抚胸道:“装吧你就~”



评论(53)
热度(486)

© 桔小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