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谈风月

[霆峰衍生]妖怪奇闻 5

@知否知否 给我的佛爷藏咚梗!

5.

第二天张启山特意又去了发廊一趟,送给陈深一个点心礼盒作为感谢。感谢他请客吃火锅,也感谢他没把自己丢在外面不管。

陈深挑着蛋黄酥吃,里面除了传统的蛋黄还有肉松和麻薯,加热后的麻薯拉着丝,他喜欢这种甜甜糯糯的口感。

张启山看他吃的高兴也笑道:“昨晚给你添麻烦了。”

陈深一摆手,“不麻烦。”

“我不能沾酒精,一喝就倒,昨晚……”

虽然已经知道了昨晚的经历,张启山却临时装傻,“昨晚我没有奇怪的举动吧?”

“化出真身算奇怪吗?”

“……不算。”

“那没有了。”

张启山暗自挑眉,他还记得陈深那副气得拿翅膀扇他的样子,怎么现在吃着蛋黄酥就如此淡定,不由试探道:“是你把我扶进屋的?”

“嗯。”陈深道:“后来你自己又变回来了,你真身我是没辙,人形还OK吧,不算太重。”

张启山点点头,“就我变了,你没变吗?”

陈深奇怪地看他一眼,“我又没醉,我干嘛要变。”

“……”

演技担当!!!

大概张启山质疑的表情太明显,陈深严肃道:“虽然你妖气很强,但我还不至于被你逼得跪下叫爸爸。”他义正言辞地强调,“更没变成麻雀。”

只好假装不明真相的张启山:“……”

这鸟儿自尊心膨胀起来真可怕哈。

陈深敏感地嗅到一丝异样,蛋黄酥也不吃了,擦嘴问张启山,“你别小看我,不信我们比比。”

张启山道:“比什么?”

“比谁飞得快。”

张启山笑着摇头,陈深却脱了外套甩桌上,“你别怂。”

他堂堂毕方,不知是哪根筋搭错,在陈深雀那声“开始——”之后,竟真的腾空而起。

成片的建筑群往后掠去,而麻雀目标太小,他一飞起来就见不着他了。毕方有意放水,慢吞吞地欣赏城市风景,可是以他的翼展,再慢也眨眼就飞到了约定的城郊山头。

“陈深?”他落地,突然觉得不对劲。

“在呢!”一个清脆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

陈深雀从毕方火红的翎毛里钻出来,一下落在毕方面前十余米处,仰头道:“我跟你同时,还比你远,我赢了。”

他挺着胸脯,翅膀紧紧收在背后,黑豆似的眼睛里满是狡猾的笑意。

尽管整只鸟还没毕方脚爪大,那副傲娇的小模样愣把张启山给看硬了。

“咦?”陈深雀立刻觉察到毕方的变化,他盯着毕方尾部看,蹦近了些,张着喙合不拢地赞道:“佛爷,你好大啊。”

张启山低头睨他一眼,抖抖羽毛藏好。

陈深雀还在看,“这么大,平时就这么露着?”

张启山无语地又抖了抖腹部羽毛,意思是,露着了吗?

陈深雀讪道:“真好,真羡慕你们大妖怪。”

这话张启山也不知该怎么接。

陈深雀岔开两只小爪看自己的,语气别提多失落,“我就没有。”

实在听不下去的毕方叼起他往背上一放——快别说了,赶紧回吧!



那天以后,张启山越来越把陈深发廊当行宫,有事没事都要去坐坐。陈深忙的时候他就坐旁边翻杂志,看半天了还是那页,倒是陈深怎么跟客人寒暄的,什么头型什么脸型理什么发,商量好以后,陈深衬衫袖子半挽着,从腰上特制的围裙口袋里拿出剪刀,手指一动,咔擦咔擦……他看得津津有味。

偶尔陈深边忙边递给他一记眼神,一切尽在不言中。
也是,饭吃过了,觉睡过了,连那啥都被陈深看了去了,什么客套都能免了。

每次去找陈深,张启山路上还总能顺手解决几个作恶的妖。

刚被他收拾了的一只梼杌破口大骂:“毕方!你现在公安局长当上瘾了!你以为你真是九门老大!”

梼杌断了獠牙,说话直漏风,被烫出燎泡的脸看起来异常可怖。

张启山摊开手心玩着一团蓝色火焰,对梼杌的叫嚣不甚在意,点头道:“是啊。”

梼杌抬起虎足拍在地上发出怒吼。

张启山直接绕过他走了。

《妖怪法则》里只规定不能打搅人类生活,却没管妖与妖之间的弱肉强食。张启山以前也是不管的,但现在情况不同,发廊周围的治安让他有点上心。

陈深正巧闲着,指示扁头拆淘宝发来的包裹,吃的用的摊一地,扁头还得抱进屋里去归置,冷不丁撞在推门进来的张启山身上,一个盒子掉下去。

“佛爷!”扁头顿时畏手畏脚的。

张启山弯腰替他捡起来,念着盒子上的字,“小泽……”

陈深比谁都快,挤开扁头夺走张启山手里的盒子,藏在身后对张启山一笑,“来啦。”

张启山眯眼道:“小泽玛利亚是谁?”

扁头和陈深同时剧烈咳嗽。

张启山心情不爽,“你买日本妖怪的东西?”

陈深背着手把盒子塞给扁头,扁头速度躲进屋里。

陈深辩解道:“不是,不是妖怪。”

“那是什么?”

“就……一个女演员。”

张启山语气稍缓,“日本演员有什么好的。”

陈深赶紧表态说一时新鲜,这事儿怨扁头,手抖就买了,纯属冲动消费,下次注意。

张启山真不知道小泽玛利亚是谁,陈深松口气的同时又好奇道:“佛爷,除了上班打怪,你休息的时候都干嘛?”

“家里待着。”

“那多无聊啊。”

张启山坐下道:“我来九门是公派,任期一满就要回须弥山。”

“哦。”陈深低了低头,“你不留在人间界?”不等张启山回答他又笑笑,“佛爷在须弥山肯定呼风唤雨,来我们这里是大材小用了。”

张启山不自觉地皱眉。他还没想过这个问题,陈深显然已经适应了城市生活,他便问道:“要不要跟我去须弥山?”

大千三千世界之巅,那是灵力充沛的圣地。

陈深还是笑,“我?像我这种小妖,在九门混混日子可以,去须弥山会被碾得渣都不剩吧。”

张启山道:“你毕竟是妖,维持人形的容颜可永葆青春,十年最多了,再过十年,你身边的人就该对你起疑。还是你准备每十年换一个地方?”

陈深道:“我有计划的!”

他兴奋地坐在张启山身边,“等我剃头剃腻了,我就去学唱歌。”

“……”张启山完全跟不上他跳跃的节奏。

“有只百灵鸟愿意教我,还说我有天赋,以后出道没问题。连艺名都给我起好了——星空宇宙,苏星宇,怎么样?”

“……名字不错。”

“或者把发廊卖了,开个酒吧,哎呀。”陈深改口道:“忘了你不能喝酒,开酒吧还没法招待你。干脆我去给你打工当警察吧,张局长,我很聪明的。”

“行啊。”张启山笑道:“又要改名吗。”

“当然,我想想。”

他撑着下巴看着他,年纪差了两千八百岁,体型差了十个扁头加十个秘书,妖生追求更是毫无交集的可能……

可他看着他神采飞扬的脸,仍觉得被吸引了。



评论(70)
热度(459)

© 桔小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