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谈风月

[霆峰]论演员的自我修养

如题。


1、

李易峰拆了包咖啡豆。以前节目需要,他在镜头前教大家做手冲咖啡,轻言慢语,神情温柔好像水杯上氤氲的热气,动作优雅仿佛沉溺其中。

事实却是,磨豆机豆槽太小,他一把倒下撒了多半。

也是没心情,李易峰烦躁地看着四处滚动的豆子,胡乱归拢起来又放回去。

谁有空做手冲咖啡?难得见一面结果吵架了,为着芝麻大的小事。陈伟霆半夜去客卧,李易峰这边把门摔的震天响。

突然觉得好没意思。

一年大多时候分居两地没意思,偷情一样的约会过夜没意思,匆匆来匆匆走没意思……就连不久前陈伟霆生日那天,自己的隔空示爱都没意思透了。

——显得他总是上赶着似的。

一个女性友人说他缺乏安全感,又说也可能需要新鲜感。

“毕竟你俩现在是热恋期过去,磨合期难熬。”

这点李易峰承认,陈伟霆身上那些他以前无所谓的缺点啊毛病,慢慢变得在意起来。估计陈伟霆眼中的他也是如此,以前床上床下地表态,“都听你的。”昨晚竟然吼他,“你就非得一手遮天!”

现在普通话十级啧啧,成语用的溜溜的。

所以磨合期到底需要安全感还是新鲜感,李易峰皱了皱眉,决定待会儿用这个问题去堵陈伟霆。

客卧那边传来声响,李易峰收拾起心情专注地磨起咖啡豆。

一阵长到诡异的寂静,他克制住过去一探究竟的好奇,保持着背对的姿势把豆子磨的乱七八糟。直到脚步声传来他才松了股劲——毕竟那声音不是走向大门而是走向厨房的。

绷得肩膀都硬了,李易峰忍住不回头。

脚步声停在岛台那里。

李易峰暗自捏紧磨豆机铸铁的手柄。

陈伟霆在看自己,感觉得到。

……这看的未免也太久了。

吵架之后的正确相处方式是什么,继续冷战还是继续吵?还是顺台阶下?

可陈伟霆就这么杵后头,算不算台阶啊到底?

“Irene姐呢。”突然陈伟霆说。

“???”

李易峰立刻回过头去。

陈伟霆梳着水光油亮的大背头,手里玩着水果刀,食指摸摸刀刃,抬眼看看他,“以前没见过你。”

“……”

李易峰傻眼足有一分钟,要不是陈伟霆表情太过严肃他肯定要笑场。什么鬼!失忆梗?还Irene姐……不,等一下。

李易峰心口一跳,试探道:“陈霆?”

火光电石间能有如此反应已经非常随机应变了,这还多亏《扎职》他看过。却没想几步之遥的陈伟霆欺身上来,水果刀玩儿似的抵着他侧腰,尖锐感刺破衣物,微微陷入皮肤,让他瞬间笑不出来,动都不敢动。

吵架竟然吵出了人格分裂!我是不是在做梦!

这位电影里的大佬此刻毫无障碍地展开着剧情道:“带我出去。”

李易峰僵直道:“……门没锁啊。”

大佬讥讽地扫了眼流理台,“Irene姐会这么好,请我来家喝咖啡。”

李易峰从懵逼中迅速冷静,往旁边让了让。可水果刀如影随形,大佬似笑非笑。

演技真的很在线。

所以这到底是人格分裂还是在梦游?人格分裂还能分裂成电影角色?不过如果梦游的话不能把人叫醒吧?

李易峰一时半会儿没有答案,只好陪着演,“我不认识什么Irene姐。我是……耀文哥的人。”

太蠢了求事后失忆……

大佬却入戏地挑眉表示怀疑。

李易峰冲沙发努嘴,“包里有我名片,你去看,我是个律师,耀文哥请我协助你。”

感谢剧组道具,白底黑字印着,徐。天。

十分钟后,大佬坐在沙发上喝刚磨好的咖啡,对李易峰恢复了客气颌首道:“手机借我用。”

李易峰警惕道:“干嘛?”

“打给耀文哥。sorry,我不信你。”

“……”

这戏没法演了,耀文哥那号码打过去是空号你不得给我三刀六洞?

李易峰脑子里闪过各种念头,打给经纪公司,还是报警。

他满手的冷汗,陈伟霆公司人来了要怎么处理,陈伟霆还会继续分裂怎么办,把陈伟霆送去医院了可怎么办,惊动娱记了又怎么办。

他指尖痉挛地按着手机屏幕,松开收紧,收紧松开。

终于认命地把它递出去,“给。”

陈伟霆,倒看你能把我怎样。

就算你是刀尖舔血的大佬,你能把我怎样。

大佬迟迟未接,李易峰刚以为剧情变了,就见他放下翘起的那条腿,突然坐成大马金刀的样子,端着的马克杯凑到嘴边似乎要吐,却还是艰难地咽下去,沉声道:“这咳嗽药水,我向来喝不惯。”

李易峰呆呆地看着他,原来不是剧情变了是片场变了——您哪位!


2、

“张启山。”沙发上的男人自我介绍道,放下杯子转问李易峰,语气严厉又不失礼节,“你是谁?把我带到这……这是哪里?”

他起身便要往窗边走,李易峰反应过来,追上去一把合拢窗帘。

陈伟霆立刻露出军阀式的威压表情。

这片场串的太没逻辑了,比耀文哥电话空号更可怕的是穿越了一个世纪啊!

老九门,张启山,布防官,长沙会战,1939-1944……

重点词条在李易峰脑海里快速掠过,他急道:“我陈深,上海特别行动处的。”

真太机智了,点三百六十个赞。

陈伟霆表情越发不愉,“汪主席?”

糟,忘了蒋汪分庭抗礼的事,李易峰强行反转道:“特别行动处……也不全听汪主席调遣。”

没关系没关系,时间轴能对上就行,政治方向我可以跟你靠拢嘛。

陈伟霆狐疑地四下打量,奇怪的房间奇怪的装潢,他目光依次扫过挂壁电视,双开门冰箱,空气进化器,最后定在那个手摇磨豆机上。

“唉唉唉——佛爷——”

李易峰阻止了陈伟霆要把豆槽扯下来贴到耳边的举动,“这不是电话!”

陈伟霆道:“我跟特别行动处从未打过交道,你到底是谁?”

“佛爷佛爷!”李易峰双手并用几乎半抱着陈伟霆,“我认识八爷!现在你们背后有美国人支持,上面的意思是我们要合作。你看这些,这些,”他指着屋里的陈设,扯谎扯破了天,“……不都是老美的东西。”

陈伟霆低头看着箍住自己的两条胳膊,意味不明地一笑,“合作。我们。瞒着汪主席?”

李易峰俯首帖耳状,“必须瞒着。”

“你说你认识老八。”

“嗯嗯。”

“他人呢?”

“他……”李易峰手伸向裤兜,再次捏紧了手机,一咬牙道:“正赶来。”

八爷!二师兄!在不在北京啊你这会儿!

陈伟霆走回沙发重新坐下,李易峰没动,借着岛台的掩护拼命发微信。

发完也不管对方有没有回复,干巴巴地道:“佛爷,谈谈呗。”

“好,谈谈。”

而应昊茗那边接了李易峰十万火急的消息赶来时,李易峰正给陈伟霆洗脑,说服他相信他在最后一战中头部受伤失去意识昏迷大半年期间辗转长沙北平上海现在在特别行动处监控之下所以绝对不能拉窗帘……的荒谬经历。

半小时我竟编了部内涵几十万字的剧本!李易峰听到救命的门铃响,狠狠喘了口气。

“八爷来了,你坐着,我去接他。”

李易峰闪身出门把应昊茗堵在楼道里。

应昊茗上前就捶他,“干嘛呢你小子,你怎么知道我今天休息。”

真.瞎猫碰着死耗子。李易峰用力拉过应昊茗,“不跟你来玩笑,陈伟霆魔障了!”

“啊?”应昊茗立刻开始笑。

“没时间解释,自己进去看。”李易峰踹他屁股,“笑,笑吧,敢穿帮我跟你没完。”

应昊茗笑着跟陈伟霆打了个照面。

“你没骗我。”陈伟霆先对李易峰赞许地点点头。

“Will……”应昊茗开口欲打招呼,被李易峰猛推了一把。

“老八。”陈伟霆道。

应昊茗:“……”

陈伟霆上下打量他,皱眉道:“你穿的这都什么?”

应昊茗惊疑地张大嘴。

李易峰拽他坐下,接着对陈伟霆洗脑:“说了你现在在上海,这可不像长沙北平,这边很时髦的。对吧八爷?”

应昊茗:“啊……嗯,对。”

入戏也是非常快!

但他仍道:“不是,你们这——”

“八爷!”李易峰大声打断,“我说长沙城解放了,佛爷不信。”背在身后的手狠狠拧着应昊茗衣袖。

应昊茗深吸了口气:“真的,佛爷。”

陪演完这段,趁着陈伟霆上厕所李易峰速度让应昊茗出去,双手合十地求道:“帮我找大伦,我这儿情况你看到了,手机都不敢用——帮我跟大伦说,让他赶紧过来我快撑不住了。”

应昊茗由衷感慨:“易峰你行,下届百花奖还得是你的。”

“奥斯卡奥斯卡!”李易峰推他进电梯,火烧屁股地转身进屋。

陈伟霆正从卫生间往外走,边擦着手边对李易峰勾起嘴角,“点我出台很贵的沃。”

刚把上世纪四十年代历史知识点努力回忆过一遍的李易峰:“……”

what?!

评论(143)
热度(926)

© 桔小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