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谈风月

[霆峰]论演员的自我修养

4、

安逸尘版陈伟霆对环境的敏感度比张启山那版更甚,毕竟佛爷再诧异也不形于色,而安大夫慌张穿裤子的时候踩到了扫地机器人,那圆盘转起圈来,惊得他连连跳开几步,被脚下的裤腿绊着差点摔倒。

冷眼旁观的李易峰噗嗤笑出声。

“这,这……”陈伟霆窘迫地扶住门框,往外一看更慌了,提上裤子就要走。

“你回来!”李易峰哪敢任他自由行动,立刻跳下床。

“致远莫怕……”

“回来!”

陈伟霆只好停在门边,回头一见李易峰光溜溜的样子便抬手挡脸,“你先穿衣服,穿衣服。”

李易峰没好气地套上背心,不躲不闪,存心让他长针眼。

陈伟霆焦虑道:“致远我们?”

“睡过了。”

陈伟霆大惊,扭头却跟李易峰白嫩嫩的两条腿行了个注目礼,赶紧重新挡好,简直忙不过来。

李易峰哼道:“就喝多了一起睡个觉,都是男人,你还怕我占你便宜不成?”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占没占便宜你没感觉吗?”

要说还好Bill够专业,全程穿雨衣,事后清洁也到位,陈伟霆那儿想必非常干净无残留。

他暗戳戳把唯一的罪证垃圾桶往床下踢去。

陈伟霆皱眉体会了一下,似乎就如李易峰所说,并无不妥。他紧张到极点的情绪可算松懈下来。

“别跟个妇人似的。”李易峰穿好衣服经过他,大大咧咧地撞他胳膊。

我真敬业,坚持原剧设定不动摇,不拉郎不卖腐不河蟹,感动广电总局!

陈伟霆跟着李易峰在客厅坐下,周围越看越心惊,问道:“我们这是在哪个……客栈?”

李易峰摇头。

“在谁府上?”

摇头。

“这布置从未见过……”

李易峰道:“别问我,头疼,我一醒来就在这儿了。”

他懒得像应付张启山那样绞尽脑汁,什么百花奖啊奥斯卡,不要了不要了,累得想死。

陈伟霆追问道:“你记得之前发生过什么吗?”

发生过春宵一刻二刻三刻你还叫我宝贝啊!李易峰道:“不记得了。”

“莫非酒里被下了迷药。”

“大概吧。”

陈伟霆拍拍李易峰膝头,“致远在此等候,我出去探探。”

“别!”李易峰迅速抓住陈伟霆的手。

“你知道我身手,不会有事。”陈伟霆宽慰道,一边看向装着密码锁的大门自言自语:“构造如此奇怪。”

所以放你出去一定会有事!

李易峰把陈伟霆抓的更紧,“别丢下我。”强势ooc道:“我胆小。”

再加重语气,“逸尘老弟!”

陈伟霆顿时把注意力全撤回李易峰身上,眉目带笑,“听你的。”

李易峰不由得意,活色那会儿俩人还没确定关系,可每次一叫逸尘老弟,效果都堪比现在叫老公。

陈伟霆到底还是很宠他的。

他自己给自己发了把狗粮,吃的不亦乐乎,反过来安慰陈伟霆:“我先找点东西吃,填饱肚子再做打算。”

“好啊。”

李易峰装模作样的在厨房翻箱倒柜,感觉还是得搬救兵才行,躲着给大伦发消息,“再过来一趟,赶紧!”

大伦:“就在你家附近,马上。”

他有李易峰家的密码,进屋见两人正坐在桌前就着腐乳吃馒头,不由谨慎地站在门口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不敢轻易跟任何一人打招呼。

“来来,”李易峰挤眼,“这位是安大夫。”

一脸卧槽的大伦想鞠躬又想握手,最后还是选择鞠躬,“安……大夫。”

陈伟霆:“无需多礼。”

大伦:“……”

陈伟霆倒是多看了他几眼,跟李易峰咬耳朵道:“你这位朋友,年纪也不大,为何发质如此枯黄?用不用我给把把脉……”

李易峰撕下一块馒头塞他嘴里,“快吃!”

“……若是贫血或营养不良唔唔……”

李易峰打发陈伟霆去洗碗,跟大伦商量道:“我想给他弄点安眠药让他睡觉。”

大伦早就急得不行,“峰少!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李易峰瞪眼,“我要知道还叫你来?听我说,想办法让他睡,然后去医院拍个片子,只要不是大脑出了问题……”

他突然哽咽,这一天看似演得开心实则担心的不行,现在跟大伦面前才敢流露出脆弱的情绪,低头掩饰道:“只要人没事,变成谁我都认。”

可他好想陈伟霆回来,太想了。


5、

陈伟霆觉得自己做了个长长的梦,梦里发生了许多事,醒来后却怎么也不记得具体内容。他按按太阳穴,手肘扫到一个人,吓了他一跳。

——昨晚吵架,自己明明是睡去客卧的。

陈伟霆疑惑于紧紧偎依在身边的李易峰,他这边一动,那边也醒了。

“宝贝。”陈伟霆不自觉地搂上去。

李易峰顶着张面瘫脸看他半晌,挪开些道:“早,师兄。”


end


评论(125)
热度(625)

© 桔小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