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谈风月

[霆峰衍生]妖怪奇闻

坑太久忘记怎么写了,捂脸,单独写俩段子大家凑合看看(●◡●)ノ


1、
陈深周末组了个局,请张启山出来嗨皮,张启山那边带着秘书,他带了扁头。仿佛是为了验证自己说过的“跟一只百灵鸟学唱歌”,晚饭过后陈深提议去KTV。
张启山没有意见,九门市的娱乐场所安全又规范,因为张局长上任后就把这块包给了霍大当家。狐妖一族有先天优势,前来寻欢作乐的也好,寻求刺激的也好,在霍当家眼皮底下随便怎么折腾也翻不出多大浪。
他们就近去了家店,生意还不错,进门等了一会儿,陈深单纯只想唱歌,对几个暗送秋波的猫妖视若不见。倒是张启山不悦地皱眉,略微释放出大妖的威压。
场面瞬间惊慌,有修为低的小母猫差点摁不住包臀裙下的尾巴,秘书忙附耳劝:“您费得着跟她们计较,她们看到麻雀……能忍住不扑吗?”
陈深拿了包房号上楼,直走到二层才褪去淡定的伪装抚胸道:“吓死了吓死了,刚才那拨猫的眼神好可怕,佛爷要不是你在我就遁了。话说你来那么一下,真有安全感。”
张启山:“嗯。”
明明有些不爽,突然间又英雄主义情结爆棚是怎么一回事。
几个人里数扁头最积极,抢先霸占位置要给陈深点歌,也不管内地港台,国语粤语,什么都点,直接给陈深盖上麦霸的戳。
“哎这个不唱这个不唱。”陈深眼疾手快挡住扁头。
张启山瞄了眼菜单界面,是首新歌,听都没听过。
“干嘛不唱!”扁头拒绝删。
“咳,两百多岁还唱嘻哈……”陈深对着张启山一笑,“佛爷该听不下去了。”
扁头好奇挪到秘书身边,“那我看看佛爷。”
秘书这一刻跟张启山思维神同步,赶紧删掉刚点的电音舞曲,界面上空空如也。
最后陈深唱了爱的代价和倾国倾城,稳。


2、
有只孔雀喜欢张启山,每天傍晚倚在骚粉的跑车边等局长下班,堪称公安局一景。听说没人时还会开屏给张启山看,百鸟之王的大尾屏不同凡响,五色金翠线纹能把夜色都照亮,流光溢彩。
蓝鹇跟孔雀是情敌,看不惯大老爷们搔首弄姿的样儿,她自己虽然性别为母,比颜值还真美不过公孔雀,就很气。
但她胜在珍稀啊!台湾特产妖,国家重点保护动物还有两岸关系加持。有次跟孔雀在门口掐了起来,张启山大惊,提溜着孔雀拎到一边,紧张地问蓝鹇有没有伤到。
蓝鹇为此得意了好一阵,公安局那帮人类在张启山授意下对她毕恭毕敬,她进出都恨不得以张夫人自居。
扁头为陈深鸣不平道:“头儿你瞧,毕方左拥右抱的嘿。”
陈深整理着剪刀,“哦。”
“头儿你得争一争!”
陈深眼皮不抬,“你安静点。”
他既不会开屏也不是珍稀妖种,实力相当的才有心去争,悬殊太大了争都懒得争。
“我们是兄弟。”陈深第无数次强调道:“兄弟懂吗?个人私生活我管不着。”
扁头闭紧嘴巴不甘地看着陈深。
张启山确实对蓝鹇的事很上心,问秘书:“台湾还没派妖过来接吗?”
秘书道:“接了,她不想走。说要跟您在一起。”
张启山烦躁地踱步,“我真是!”他深吸气,缓了缓才道:“……拿国宝没辙。”
又说:“陈深有段时间没来了。”
秘书往窗台看看,一只小茶盏摆在那儿,里面却没水,便试着分析:“可能是避嫌。”
张启山瞪眼,“避嫌?避什么嫌!”
“孔雀啊,蓝鹇什么的……”
张启山默了两秒,抄起座机丢给秘书,“联系台湾妖委会,把那只蓝鹇给我弄走,最迟明天,不然我可不管她上没上保护名单。”
接着道:“就因为这个,他就不来了?”
秘书还在翻妖委会的号码,一心两用,“谁?”猛地对上张启山视线,无奈道:“佛爷,您这莺莺燕燕,小麻雀是个心气儿高的,大概不想来碍您的眼。”
“谁碍谁眼?”
秘书抹汗,“没准也不好意思开口问。”
“为什么不问?”
“……”
秘书心想,我闭嘴。


评论(49)
热度(389)

© 桔小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