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谈风月

[江洋×苏星宇]江霸霸 上

算是《敢做不敢爱》番外吧。


风波起源于微博上一则消息,娱乐圈某当红小鲜肉深夜被警方带走。消息发布在凌晨两点,仿佛发布者就在现场目睹了全程。苏星宇的电话自此响个不停,他睡意朦胧地听着公司同事焦急的询问,迟钝地打开微博,搜索消息,看着那条消息底下的图片,瞬间清醒过来。

图片上是身穿制服的警察簇拥着一个头蒙外套的年轻男子,虽然夜色中面貌模糊,但只要熟悉的人定能一眼认出,那是苏星宇。

苏星宇气得想摔手机,去年他拍了部犯罪题材的电影,而这图片分明是电影拍摄时的场景。不知是谁从哪个角度偷拍到的,现在拿出来,完美地移花接木了一把。苏星宇再也无法安睡,网络以惊人的速度传播,到了清晨,“苏星宇涉嫌吸毒被捕”已经登上热搜榜第一位,各种有鼻子有眼的猜测可怕地蔓延开来。
苏星宇出道这些年,被泼的脏水不止这一瓢,哪怕是吸毒如此严重的罪名,安在他头上都不止这一回了。这次却是影响力最大,所谓有图有真相,哪怕图片跟消息完全不相关,嫁接在一起后,依然达到了可信度直逼新闻联播的目的。

效果也是立竿见影,网上的各种人身攻击且不说,苏星宇心大可以选择不看不听不理会,但有几个准备签约的品牌要求更换代言人,正在接洽的影视剧要求更换主演,田心整日疲于应对,一见苏星宇就叹气。

而他们外聘的公关公司,天墉,给出的竟是最保守的处理意见,清者自清,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让苏星宇保持沉默,静待谣言过去。谣言当然会有过去的时候,几天,几个星期,等到苏星宇下一部作品开宣,公众的注意力就能转移了。

苏星宇隐约感觉到天墉对他敷衍的态度,眉姐自从知道他和江洋的关系,似乎颇有意见,拿钱做事,干什么都只图完成任务交差。天墉派来的律师在田心面前一副为难的样子,解释着事情多不好办,显然是有网络推手在黑苏星宇,这种人找也不好找,抓也不好抓,就算抓到了,关进去拘留几个月就能放出来,出来照样该干嘛干嘛。况且负面影响已经形成了,造谣者是谁又有什么关系呢。

苏星宇听得满心烦躁,中途退出会议室,靠着走廊墙壁发呆。他在口袋里捂着手机,屏幕捂热也下不去决心给江洋打电话。江洋离开一年多了,天墉在香港的业务全凭他上下打理,忙得也是不可开交,苏星宇不愿意因为自己的事让他更劳神,却又控制不住地想到他。要是江洋在会怎样?江洋也会让他保持沉默无作为吗?或者说,江洋也会像眉姐一样敷衍了事吗?

给江洋的电话最终没能拨出去,非但他不找江洋,更不让田心找。拦着瞒着,苏星宇只希望下次两人见面时,网上关于他的谣言已经平息。

可事情偏不如他所愿,江洋周三晚上来的,不是周末,是最忙的工作日晚上。苏星宇小心翼翼地观察江洋表情,他猜江洋已经知道了,但江洋不说,他就不知该怎么提,该不该提。他甚至有一丝怀疑,莫非江洋也信了谣言,毕竟那张照片,在没经历过电影拍摄现场的人眼里实在真伪难辨。

江洋陪他吃饭,送他回家,回他俩的家,进屋坐在沙发上,划着手机不知在看什么。苏星宇开窗通风,听到背后江洋跟谁通话,一开口就吓他一跳。

江洋说,“肥佬,怎么着,我去香港你就能折腾我的艺人了?”

苏星宇开窗的手定在那儿,一动不动地听着。

江洋也全无回避的意思,继续道:“装傻没意思啊,你们圈子里就这么几个掀得起浪的……行,替我捎句话,最晚明早,该撤帖撤帖,该澄清澄清,你让他怎么推谣言的,现在就给我怎么推澄清。”

苏星宇有些尴尬地回头,江洋电话不断,迎上苏星宇的目光,笑了一下,笑得轻蔑,笑得苏星宇别扭。却听江洋再开口,原来这笑不是对他,是对电话那端,“难办?肥佬,我大概猜得到是谁,我还知道,去年曝光网红小三的也是他,现在网红抱上大腿了,正四下打听这王八蛋呢,我倒不介意当个提供内幕的好心人。你就问他,收了钱造这种谣,结果被网红妹妹弄死,划不划算……嗯,我等你消息。”

通话结束,苏星宇坐到江洋身边,江洋一伸手把他搂怀里,道:“出息了,这么大事也不跟我说,自己扛,真是出息了。”

苏星宇半天才道:“清者自清,我不稀罕他们那套。”

他寝食难安数日,此刻被江洋的气息包围着,只觉得整个人都放松下来。江洋甚至没问他照片怎么回事,直接就给那条消息定了性,收钱造谣。

“还装。”江洋下巴在他头顶蹭蹭,手掰着他脸颊转过来,仔细看他,道:“这几天都没睡好?”

苏星宇难为情地按住江洋手腕,转移话题道:“你现在跑过来……香港那边谁看着?回头眉姐知道了又得说你。”

“是,那边忙的要死。”江洋如实承认,苏星宇内疚更甚。

“我负责的明星也很多,比在这边的时候还多。”

苏星宇头都低下去了,不想让他知道,所以才一百个不想让他知道。

“但苏星宇你是No.1,任何时候你都是No.1。谁的事情也没你的重要,懂不懂。”

江洋再次掰过苏星宇的脸,吻他,贴在他唇边道:“你呢,你还瞒我,看我怎么罚你……”


TBC



评论(74)
热度(467)

© 桔小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