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谈风月

[霆峰衍生]李将军 2

昨天有人催这篇,这篇脑洞其实很那啥的,并不是欢乐向啊,真要看吗(


2、

皇子选妃是大事,虽然四皇子本人并不急,但皇帝皇后急啊,列位大臣们急啊。四皇子五年前行冠礼,按规矩,那会儿若纳个皇子妃,到现在,皇孙们都该满地跑了。

可是五年前,然柔铁骑一举突破北疆防线,四皇子以战事吃紧无心内务为由,硬给搁置起来。春华秋实,一年一年,前方捷报频传,局势越来越好,皇子宫里的人丁却毫无变化。皇帝大笔一挥,纳妃之事再不许耽搁,这便热热闹闹地操办起来。

李将军此番回京要多待些时日,故而能及时知晓宫里的消息。这天早晨,从习武场回屋,服侍他的丫鬟立刻就跟他说了。

“比武选妃?”李将军束发的手顿了一顿,道:“你没听错?”

“听得真真的。”丫鬟接替过李将军的动作,帮他把散落的长发束到头顶,再整整齐齐卡进玉冠,“擂台正搭着呢,就在宫门口,到时全京城的人都要去看。”

说完后退两步歪头打量李将军,掩嘴笑道:“公子跟四殿下一般大,公子也该尽早为我们娶位主事的夫人回来。”

李将军皱眉啧了一声,丫鬟忙端起水盆往外走,跨过门槛时飞快地补了句,“公子莫要害羞!”伴着鬼灵精的笑声,让李将军气不得怒不得,计较不得。

同样让他计较不得的,还有李府之外,那擂台的主角,四皇子元凌。

他现在万般后悔,为自己莽撞行事下的回京之举。明知元凌纳妃是插向胸口的一把刀,他还非要亲眼看着,这白刃是怎样血淋淋地没入皮肉。

仿佛非要近身疼一疼,才能把他从梦中唤醒。



五年前,李将军还不是李将军,是名满京城的李公子。白马银枪,翩翩少年郎。

这边李老将军刚接了带兵出征的任状,那边李公子就气冲冲地去找四皇子对质。朝中多的是良将,父亲年岁大了,只须过几年清闲日子,便能告老还乡享福去了。他还知道,此番出征的人选,原本是另一位大将军。但大将军跟九皇子元溟走的近——皇子们在朝中各有各的追随者,平定北疆是震主的功劳,谁都想居功,谁都想趁机稳固势力。因此为何突然换做他父亲,一定少不了元凌从中作梗。

面对李公子质问,四皇子垂眼默认。

果然啊果然,李公子大笑,笑得眼角落泪。什么爱我敬我,什么只谈风月,都是骗人的鬼话。骗我把心给你,我李氏一族为你效命,说到底,我也不过是你手中那粒棋子罢了。

出征日,李公子在队伍最前列,白马银枪,好一个虎父无犬子,好一个飒爽英姿的小将军!皇帝捻须点头,随行大臣交口称赞,只有四皇子元凌不发一言。直到长长的队伍全化作马蹄扬起的黄沙,元凌还站在那里,盯着看着,动也不动。

翩翩少年郎,却是再回不到少年不知愁滋味的岁月里去了。



李将军现在后悔也没用,京城不比边疆,他才回来没多久,消息便已经传开了。觐见皇帝,领了封赏,还要整日在同僚间走动。人情,世故,尔虞我诈。离开五年,京城依然是那个京城,从未变过。

上朝时元凌也在,文官武将分列而站,元凌身为玄甲军统帅,自然跟李将军在同一列。李将军隔着众将领看他,议事时辰还没到,大家正各自说着话,元凌似乎觉察了李将军目光,他中断和太尉的交谈,离开列首位置,走到李将军身前。

走的很近,脸几乎贴在李将军耳边,低声问:“怎么了?”

李将军目视前方,议事大殿不是方便争吵的地方,他实在憋不住,轻飘飘地道:“比武选妃,你想的好主意。”

元凌松了口气,又似乎压下了另一口气,拣重点解释道:“做个样子,做给别人看的。”

是啊,他料到他会这么说,今早他才从他宫里出来,昨晚他俩才行过云雨之事,他不信他还有精力去应付什么女人,什么皇子妃。

李将军心里明镜似的,论情爱,他笃定自己是元凌的唯一,但在情爱之上,还有皇权,还有朝堂。为这些,元凌可以亲手把他送去北疆,五年前就能如此,更别提现如今。

或许在元凌眼里,情爱根本不足一提。

元凌扶住李将军手肘,道:“回去我再跟你细说。”

李将军本能地躲了一下。



评论(35)
热度(320)

© 桔小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