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谈风月

[霆峰衍生]愿赌服输 1

没有什么是开脑洞不能解决的,如果有,就天天开。


1、

安宁换情人的频率毫无定数,一个月,三个月,半年。能撑满一年的,已算是长情了。

但安宁换情人的方式——自从时樾加盟郄浩的酒吧,就固定下来。为此郄浩没少跟时樾抱怨,“安宁那个臭女人,就是不甘心当年放你走,明知我这儿的规矩,干嘛每次找小白脸非来这儿开局?时哥,她是明摆的要恶心你。”

时樾躺在办公室里间的单人床上,往外挪挪身子挤走郄浩的屁股,不耐烦道:“别他妈抖腿,床都被你坐塌了!”

周五晚,安宁包场清醒梦境。吧台和舞池上方只开着几盏照明用的白色射灯,没了那些五颜六色的镭射光线,也没了拥挤的男男女女,偌大的舞池中央摆了张绿底镶皮革的赌桌,仅有四人位。郄浩嗤笑一声,道:“四个小白脸。”

安宁设的赌局在圈子里是出名的壕,上来就给每人垫付一百万赌本,规则很简单,赢了的拿钱走人,输了的给安宁当情人。

每人赌本一百万,赢到最后是四百万。时樾看了很多场,那些参赌的年轻男人,有落魄的投行经理,有事业受阻的公司高管,还有出头无望的娱乐圈小明星……四百万甚至不够他们买间卧室。可如果输,当了安宁的情人,背靠大树好乘凉,他们所有的问题都将不成问题。

因此他们想方设法的输。

这才是安宁乐趣所在。这个风姿绰约的女人坐在楼上包间里,看着底下每结束一局,输的人就被送上楼,送进她隔壁的包间,脱光了衣服等着。每分钟都是煎熬,等着有没有人接替自己,看谁能光到最后。

要做安宁的情人,从这一刻起,你便把自尊丢掉,丢得一丝不挂。

“时樾你看。”安宁透过单向玻璃指指隔壁包间,刚被送进来的,站在沙发前手足无措。

“还知道害羞呢。”安宁被逗笑了。

时樾没笑,他沉默注视着玻璃对面,从那张尴尬的脸到解开衣扣露出的白皙胸脯,再往下……

“居然是四角内裤!”安宁抬手轻按眼角,生怕多出几道笑纹似的。

时樾移开目光,客观评价道:“你真的很无聊。”

“嗯?”安宁看向时樾,笑意收敛,大方承认道:“是啊。”说着站起来,指向隔壁,“就他吧,你帮我去安排。”

时樾也起身,扣上西装最下一粒扣子,点点头。



郄浩正在走廊里等着,见安宁出来没什么好脸色,安宁也不介意,戴上墨镜进电梯。时樾随后出来,转身就要去隔壁,郄浩忙提醒,“底下还没完呢。”

时樾道:“让他们拿钱滚。”

他推开门,跟沙发上的裸男来了个对视。

“这局谁输了?”裸男着急地问,两手捂在胯间的样子格外滑稽,却依然让人无法忽略他好看的相貌。

时樾平铺直述:“提前结束,你是输家。”

输家才是大赢家,只要把人给安宁送过去,这荒唐的一夜也就结束了。

裸男难以置信地瞪大眼,时樾见惯了的把衣服递给他,别怀疑,接下来去庆祝吧,去开心,去快活……他怎么也没想到,对方接过衣服哆哆嗦嗦地开始穿,边穿边哭起来。

“王八蛋,提前结束什么鬼,不是还有三局?玩我是不是……王八蛋,有钱人想怎么玩怎么玩,骗我卖身是不是……”

时樾递完衣服又递纸巾,皱眉道:“哭什么?”

“你说呢!”对方带着颤音怒道:“换你脱光了站这儿给人围观你哭不哭?!”

“……”时樾背过身不再看他,“抱歉。”

“抱歉有屁用!看都看了!”

“……”

身后悉悉索索的一阵,衣服貌似穿好了,时樾肩膀被戳了戳,“喂。”

衣冠整齐的样子更帅气,连时樾也不得不感慨安宁的好眼光。

“车已经在外面等着了。”时樾客气道。

“我还要赌,你们这是耍赖,我不认输!”脸上还挂着泪痕,却这么恶狠狠地提出异议。

安宁的赌局开了多少场,时樾就陪了多少场,尽管郄浩自嘲他们是变相给安宁拉皮条也无可奈何。时樾从这包间里送走了多少安宁看中的人,更漂亮更英俊的都有,头一次听到不认输的说法。

“你叫什么名字?”时樾抽走他胸前口袋的卡片,照着念道:“郑开司。”



————————
我必须甩锅,输的人脱光了关屋里这么猥琐的梗不是我想的,是漫画原著写的,当时看到就觉得,啊……会玩!


评论(75)
热度(593)

© 桔小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