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谈风月

[霆峰衍生]愿赌服输 2

“时哥……哎,时哥!”

划账的人还在不确定中,时樾已经替他敲下回车键,四百万转给郑开司,完事儿。

他们玩德州扑克,最后一把郑开司打出同花顺,稳赢。虽然时樾很明白,这把牌赢的多可笑——谁都想输,过了又过,谁都不往顺子凑,只有郑开司。

时樾道:“你就跟安宁说,她看中的人看不上她,我也没办法。”想想安宁大概不会轻易罢休,补充道:“四百万算我的,祝她生日快乐。”

郄浩在旁边心疼得脸都绿了,等人走后捂着胸口蹲下去,道:“四百万说送就送,难怪臭女人对你念念不忘,换我我也缠着你啊!”

时樾懒得听他抱怨,指着场子里各处吩咐酒吧小弟,“没用的东西清走,明天恢复营业,动作快点。”
大家应声散开,过会儿就有人问:“这个东西怎么办?”

时樾寻声望去,只见阴暗角落里,今晚的赢家正和衣躺在并排两张沙发椅上,脸仰着,嘴半张着,那睡得冒泡的样子,浑然不知自己账上多了多少钱。

时樾走近他,踢椅子腿道:“醒醒。”

熟睡中的人发出幸福的哼唧声。

“……”

时樾仰头揉捏后颈,疲惫感耗尽了最后一丝耐心,他抓住两张沙发椅相连的地方,猛地拉开。

郑开司结结实实摔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尖叫之后一脸懵逼地爬起来,一脸懵逼地瞪视时樾,一脸懵逼道:“谋杀啊!”

时樾不以为然,微笑道:“郑先生,我们打烊了,四百万刚转账给你,郑先生今晚赢的漂亮,早点休息。”

这逐客令再委婉也不至于听不懂,郑开司却四下张望着问时樾:“哪儿能睡觉?”他见场子里大家收拾的收拾,打扫的打扫,便识时务地抬头看楼上包间,“还有空屋吗?”

时樾掏钱包,数了几张递给他,道:“下楼出门就有车,去哪都够了。”

郑开司接了钱塞进裤兜,茫然道:“我没地方去。”

时樾抱臂后退两步,眯眼打量面前这人,仿佛要重新认识一次。很快时樾就发现,郑开司不是装的,在其赏心悦目的外表之下,是个真正的屌丝。

落魄到无家可归,四百万也不能使他高级点,车钱他都不放过,还要打免费蹭住一晚的算盘。

郑开司被时樾看得浑身难受,道:“你们这么多房间,空着也是空着,而且我……”只见他把刚收的钱塞还给时樾,“我又不白住!”

说完一抬下巴,喉结从绷紧的皮肤下面凸出精致小巧的轮廓,瞥向时樾的眼神也很骄傲。

无赖到这份上,时樾是服气的。

以及好看到这份上,说什么都是对的。



直到回办公室关门落锁,时樾终于敛去一身职业性的稳妥。他脱了西装外套,扯松领带,让身体重重陷入床垫。手机贴在腿侧震动,安宁的号码,他没接。

过会儿就有短消息进来,还是安宁,“光说生日快乐可不够,下周末我的party你要到场。”

时樾闭上眼,隔很久才回复一个好字。打发完安宁他想起什么,收件人换成郄浩:查查郑开司。

安宁找情人并非光看脸而已,时樾不信郑开司那德性能有资格坐进安宁的赌局。他把他领进包间时特意观察他,同一间屋子,是他被迫赤身裸体过的那间,时樾试图从郑开司脸上看出尴尬也好,不堪回忆也好,之类的情绪。可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张嘴就问时樾要被子。

天生粗神经还是扮猪吃老虎?时樾产生了好奇。

他一觉睡到十点,酒吧要下午才开始营业前准备,所以即便上午十点也是悄然无声的。时樾冲了个澡,头发滴水,踩着拖鞋往楼下走。早就听到吧台那儿有声音,看见同样不修边幅的郑开司捧着外卖麻辣烫吃的正香,他毫无意外。

“唔……早。”郑开司略急地咽下嘴里东西,把手边另一份没掀盖的推向时樾。

时樾摆手拒绝,“谢谢,我不吃辣。”

郑开司奇怪道:“为什么?”

不吃辣有什么为什么的,时樾笑了笑走进吧台后面,准备冲杯咖啡。

郑开司接着问:“你怕长痔疮?”

“……”

时樾把拧开的咖啡豆罐子重新拧紧,四下找烟。

郑开司露出了然表情,安慰他道:“没事,男人都怕那玩意。”

“郑先生。”时樾打断他,擦亮火机,不等烟头烧红便迫切吸了口,辛辣味入喉过肺,再说话仍是冷静,“今天天气不错,出去找个住的地方,好好安顿一下。”

“你别先生先生的,叫我名字就行。”

时樾不置可否,对于今后没什么机会相处的人而言,称谓如何并无意义。

但郑开司已经热络地称呼起他来,“时哥,你住这儿的吗?”

时樾摇头,“偶尔。”

“那我……”

时樾还是摇头,“免谈。”

郑开司肩膀一塌,“我话都没说完。”

时樾垂眼磕掉烟灰,道:“酒吧不是宾馆,房间再多也不行。”

“哦。”郑开司失望地撩起一坨粉条,突然间没了胃口,他放下筷子,直接塑料袋扎口,拎着就往外走。

他来时身无一物,现在怎么说也多了四百万,时樾看他背影却看不出任何不同,从昨晚到今天,连喜悦感都不曾流露过。

当然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头发已是半干,时樾迟钝地觉得饿,点开外卖App正要点餐,门口又有动静。

“时哥,”郑开司扒着门框探头问:“那你还招小弟吗?”

他伸腿卡住沉重的金属门,场子里没开灯,只有天窗洒下的一缕光线,就落在他站的那个地方,照着他的脸,说不出的明亮动人。他咧嘴笑,嘴角翘起的弧线好似家宠。

时樾先是惊讶于他去而复返,继而发现,自己对美的事物缺乏基本抵抗力。


评论(65)
热度(575)

© 桔小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