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谈风月

[霆峰衍生]愿赌服输 3

下午三点,清醒梦境已经陆续有员工开始营业前准备。负责采购的最忙,一箱箱当日的水果饮料送进来,还有酒,还有些简单小食。两个小弟正在清点,签单,送去吧台,或者收进储藏室……郑开司跟在时樾身边,走着看着,新鲜的不得了。他现在换了套待应生的衣服,衬衫长裤,收腰马甲,还有暗红色领结装饰着脖子。

所经之处,大家也都新鲜地偷眼看他。乖乖,老板招的这哪是待应生,分明是代言人吧?

不合适,时樾首先意识到不合适,刚想说我们庙小,容不下你这么帅的……话到嘴边,却被郑开司抢先拽住衣袖,“时哥,待会开场,让我干嘛我就干嘛,你尽管吩咐。”

他看向时樾的眼神是真高兴,感激,恨不得怀了颗要报恩的心。时樾不由失笑,问他:“你都会干嘛?”

郑开司愣道:“嗯……招呼客人,端茶倒酒,还有……”他搜肠刮肚地想,“买单结账?”

周围几个小弟齐齐笑出声来,时樾也笑,道:“行,当我这儿是路边吃饭的馆子,可以。”

郑开司机灵道:“那你教我,我该干嘛。”

时樾停住脚步看他,很是纠结了一番要不要留他。郑开司规矩站好,局促又不明所以地接受审视的目光。

时樾败下阵来,该死,他穿这身真他妈媲美制服诱
惑。

“你就……”时樾勾着郑开司领结拉向自己,沉声道:“讨客人欢心会不会?让客人买酒会不会?买的越多给你提成越多,会不会?”

郑开司呆呆地点头,身体后倾躲避时樾那股压迫性的气息,甚至侧了侧脸。心跳陡然加速一定是离太近太紧张导致的,他都怀疑时樾听见了砰砰砰的巨响。

时樾推开他对他身后道:“你,过来带下新人。”

一个小弟应声上前,招呼郑开司去搬红酒。

“妈呀。”郑开司摸脖子扶正领结,悄声吐槽说:“差点以为他要勒死我。”

“怎么可能?”小弟不满道:“时哥很罩大家的。”

郑开司赶紧陪笑,就近搬起红酒木箱。

不,他差点以为的是,俩人要亲上了。



郄浩快五点才来,先在场子里巡一圈,看见有待应生倚在吧台边跟女调酒师聊的火热,小马甲箍着那细腰,肩膀端正,腰板笔直。郄浩从正后方绕到侧面,确定自己没看错,真是昨晚让时樾一下划出去四百万的主。

怎么赖这儿不走了?

穿成这样又是几个意思?

时樾还让查他,到底搞什么?

郄浩加快步伐往办公室走,边走边频频回头。尽管他对郑开司第一印象很糟糕也不得不承认,他终于知道了自家店里工作服的上身效果——原来是这么棒呆的效果!

时樾正在打电话,郄浩径直杵他对面看着他。时樾做了稍等的手势,结束通话问道:“有事?”

“安宁看中的小白脸,”郄浩比比门外,道:“昨晚你给扣下没送过去就算了,今天还让留这儿,不合适吧。”

“首先不是我扣的,是他自己不乐意。其次我们正缺人,他条件你觉得怎样?”

条件那自然没的说,郄浩反驳道:“可咱请不起啊。”

“工资我都跟他谈好了。”时樾摊开手,道:“他没问题,我没问题,你有什么问题。”

“我——”

“那就行,试用期三个月,帮忙看着点。”

跟时樾谈判郄浩从没赢过,脑子转的还没他嘴皮快,只得抖出底牌,道:“这小白脸,你知不知道他来头?”

“不知道,所以才让你查啊。有屁快放,少他妈磨叽。”

郄浩身体往前凑,手指点着桌面道:“14年那场游轮豪赌,小白脸就是参与者之一。”

14年,游轮豪赌,圈子里谁不知道,时樾当然印象深刻。安宁还曾怂恿他陪她上船去挥霍,但他听说赌局开出的条件和规则,只觉得这帮有钱人已经无聊到丧心病狂了。

他们设计各种变态游戏,垫付巨额赌本召集自愿者参赌,一旦加入就不能中途退出,游戏难度逐层递增,到最后几乎没有赢的可能。输光赌本还得继续加注,没钱只能把自己卖给出资人,然后听任处置。

哪怕卸掉身体零件这样血腥的要求也得满足。

时樾心里打了个寒战,他回想起郑开司昨晚哭唧唧捂着两腿间的样子。

毫无防备睡在沙发上的样子,鼻头冒汗吃着麻辣烫的样子,还有推门一笑,在那明亮阳光里叫他时哥的样子。

无论哪种样子,都无法将其跟游轮上泯灭人性的赌博联系起来。

时樾不动声色道:“我看郑开司好好的,没缺胳膊没少腿,怎么,他赢了?”

郄浩道:“哪能呢,不过时哥,这小子是聪明,起码能坚持到最后。”郄浩不知不觉已经改口管郑开司叫小子,神秘兮兮地又凑近些,道:“最后还是输掉只耳朵,你猜谁出钱保的他?”

时樾恍然明白过来,“安宁。”

郄浩猛点头,苦口婆心道:“所以臭女人对他真上心,一次保他没到手,这次又专门为他开赌局,又没到手。臭女人想要的东西,时哥你还不知道?你把这小子带身边,这就是个定时炸弹!”

时樾闭眼沉吟,郄浩以为他想通了,松口气道:“你要面子上抹不开,让我去跟他说,我直接补他一个月工资,不,三个月!半年!绝对够意思了——请佛容易送佛难,趁着佛还没生根,赶紧的吧。”

小白脸,小子,佛。郄浩的进化史让时樾一乐。

郄浩莫名,也跟着乐,示意道:“那我去啦?”

时樾这才制止他,仍是笑着的,“难怪他说他不卖身。两年了安宁都没搞得定,果然宁死不屈。”

“啊?”

“郑开司,有点意思。你别管了,以后让他跟着我,他的事你不沾手。”

“啊???”

时樾笑意止也止不住,仿佛捡到天大的宝贝,迫不及待要再欣赏一下,起身道:“我去看看他。”

郄浩追着跺脚,“时哥!你这是跟安宁叫板,有没有必要玩这么大?!”

时樾脚步不停头也不回,朝后摆了摆手。




我们开司,是屌丝中的战斗机好吗!

评论(51)
热度(517)

© 桔小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