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谈风月

[霆峰衍生]愿赌服输 15

郑开司对于自己没能陪着时樾共渡戒断期这件事还挺介意的,他嘴上不说,闷不吭声去超市买了很多东西送到时樾家。

医生和郄浩表示热烈欢迎,两人终于得以解脱了。郄浩赶着回去哄老婆,医生则交代给郑开司一些注意事项。

郑开司全记在本子上,比如头痛的时候要躺下,深呼吸,或者泡个热水澡。比如饮食要避免辛辣刺激,多吃流质,易消化,高热量的食物。比如下午和傍晚出去走走,天气好的时候增加室外活动。

“哦对了,”医生临走还交代一句,“他失眠,睡前最好做些松弛神经的事。”

郑开司小心问道:“松弛神经的事……是什么?”

医生笑道:“我跟他我会点支熏香,放音乐,读些散文。你跟他的话我就不知道了。”

郑开司一样不落地写着:睡前放松,熏香,音乐,散文(参考意见)以及?(问问时哥)

他认真在问号底下划了两道黑线,浑然不觉医生在逗他。

医生憋着笑告辞离开。

时樾小睡了片刻,醒来后天色已全黑,家里安安静静的,从厨房传来一些轻微响动。有哪里跟平时不一样?他撑头在床边坐了会儿,想起是郑开司来了。

时樾懒洋洋走到厨房去看,炉子上炖着东西,案板上堆着焯过的西兰花,郑开司正在水池前剥虾仁。他用虾仁和西兰花拌色拉,还切了几片丑丑的心形胡萝卜作为装饰。

“嘿。”时樾出声。

郑开司回头,开心道:“你醒啦?饿不饿?”

时樾道:“有点。你不是说你不会做饭?”

“我那是偷懒。”

“骗我啊。”

“也没。”郑开司难为情道:“我平时只会做西红柿炒蛋和蛋炒饭,拿不出手的。”

“那这是什么。”时樾指炉子上。

“这个,”郑开司献宝道:“我新买的锅!新型材料,可以炖肉可以熬汤,均匀受热不糊底!”

“我是说……”

“哦哦,炖了只鸡。海南鸡,知道吗?椰林里散养的,吃椰子壳长大的,肉质特别好。我还买了牛尾巴,”郑开司从旁边拿出一个鼓鼓的真空包装袋,“喏,明天给你清炖。”

那血糊糊的牛骨外面包着一圈黄色脂肪,看得时樾直反胃,忙转移注意力走到炉子前,掀开崭新的锅盖。

他低头看锅里,道:“开司。”

郑开司深吸口气,陶醉道:“是不是香极了?”

“水快烧干了。”

散掉的鸡肉粘在内壁上,锅底咕噜咕噜冒着泡,几根骨头支棱出来。

到底是新型材料,熬成这样都没糊。

郑开司慌里慌张要加水,时樾拦住他道:“现在加进去也变不了鸡汤,最多鸡泡水。”

郑开司懊恼道:“我想让汤浓一点,你吃着有营养。”

时樾安慰他道:“锅不错。”

结果他俩吃了顿西红柿鸡蛋面。郑开司做西红柿炒蛋,时樾煮面,弄好以后一拌,齐活。

郑开司说了有十几遍对不起,小本子上记的清清楚楚,时樾的饮食要讲究质量,西红柿鸡蛋面算什么?也太凑合了。

时樾把自己碗里那份吃的干干净净,道:“明天我来做饭吧。”

郑开司猛摇头。

时樾也不坚持,郑开司洗碗他就在旁边拿厨房纸擦干,边擦边随口问:“你爱吃什么?除了火锅。”

“回锅肉辣子鸡麻婆豆腐。”郑开司积极回答。

“说几个不辣的。”

“素三丝红烧鱼土豆炖牛肉。”

“那明天做红烧鱼和土豆炖牛肉好不好?”

“好!”

时樾笑着把碗收进碗橱。



因为傍晚睡过一觉,时樾直到十点多也没困意。郑开司陪他在小区里散步,夜里的风有些凉,他给时樾拿了件长长的外套穿着。

衣服本就是宽松休闲款,因为时樾瘦,穿起来更是空荡荡的。时樾在前面走,郑开司跟在后面看,看裤腿一甩一甩,看袖口也一甩一甩。他心疼的不行,想到时樾晚饭就吃了碗西红柿鸡蛋面,越想越怀疑自己这样怎么能照顾好时樾,不知从明天开始苦练厨技还来不来得及……

时樾叫他好几声他也没听见,时樾停下等他,问:“想什么呢?”

郑开司完全不会撒谎的,“没啊。”

时樾道:“又骗我。”

郑开司赶紧现编,推着时樾继续往前走,道:“时哥,我刚才就看你,你特别有那种风仙道骨的范儿!”

“……”什么鬼形容,时樾不爽的低头审视,他还以为自己是潮男范儿。

“就这种道袍,你穿着可帅了。”

“……”这叫山本耀司。

“简直像小说里修仙的大师兄,御剑飞上天,嗖——”郑开司笑弯了眼,亲昵地搭住时樾肩膀,憧憬道:“然后我当你师弟,你教我法术。”

“那我应该是你师傅啊。”

“不行不行。”郑开司慌道:“小说里可狗血了,徒弟爱上师傅是不伦,要被逐出师门的!”

“师兄弟就没事了?”

“哎呀谁在学校还没暗恋过学长呢。”郑开司不甚在意地摆摆手。

时樾一路都很纠结,郑开司上学那会儿暗恋过学长?不是说一直喜欢女人的吗?!



他俩交往以来还没正经有过同居生活,现在这样应该就算,时樾在洗澡,郑开司把床铺了一遍又一遍。两个枕头并排摆着,反复调整距离,一会儿紧挨,一会儿又拉开点。

时樾洗好出来,郑开司正跪坐在床边,手里拿着小本子,认真地仰头问道:“时哥,我做什么能让你睡前放松?”

时樾觉得自己如果活不过今晚一定是被郑开司可爱死的。

既然时樾不说话,郑开司只好参考医生的意见,提议道:“那我们听点音乐吧,我再给你念散文。”

时樾一想那个场景,鸡皮疙瘩都出来了,道:“去他的音乐散文,谁告诉你我喜欢这些?”

“医生啊,他说你睡前他会让你听音乐……”

“从来没有过。”时樾道:“我只听过他打呼。”

郑开司乐了。

时樾示意郑开司别动,他躺下来枕着郑开司的腿。

万籁俱寂的夜里,再没有什么比这样近的感受到彼此体温更能让人安心。

时樾闭眼道:“有你在这儿陪我,我就很放松。”

郑开司屏息凝神动也不敢动。

过了不知多久他再去看,时樾已经睡着了。他给时樾挪到枕头上,掖好被子,跟着躺在时樾身后,一手小心环住时樾的腰,脸贴着时樾的背蹭了蹭,很快也睡着了。

于是他都感觉不到,时樾把他搭在腰间的那只手轻轻握进掌心里。


评论(89)
热度(571)

© 桔小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