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谈风月

愿赌服输 27

时樾一回头就见郑开司跨坐在最靠边的红色摩托上,拧钥匙打火,右腿往下一蹬,改装车强劲的马达轰鸣,嚣张的对着这边冲来。

“哎哟!”南乔跳脚避了避。

时樾沉脸看着,那车头临到跟前才猛地扭开,几乎是贴着他们开走了。

“开司!你会不会啊!”小弟追在后面喊,追了几步回头请示,“时哥?”

时樾对南乔抱歉道:“南小姐,不好意思。”

“没事儿。”南乔接过时樾递来的遥控器,熟练操作着飞行器悬停在空中。

时樾翻身跨上另一辆,追人去了。

两辆车并排在正对陡坡的空地前停下。时樾是有备而来,一身劲装,郑开司却没有,出门前还以为约会呢,骚包地穿着套头毛衣,宽宽松松四处漏风。伏身压在车把上,吸烟裤紧紧包着后撅的屁股,姿势挺标准,可时樾目光扫到郑开司紧贴座椅的裆部,生怕他被这无弹性的布料勒着蛋。

郑开司斜眼瞪时樾:“陪你的南小姐去,玩你俩的飞行器去。”

“……”

时樾道:“她是客户,就下个月在清醒梦境开庆功会那家公司。飞行器不是我俩玩,要用来干嘛你待会儿看就知道了。”

“不看。”郑开司道:“我说你这段时间成天捣鼓什么,就攒着成果给美女老板表演来了吧!”

时樾车头一横拦在他前面,笑道:“我想的可是给你表演。”

郑开司默默不吭声,时樾摸他紧握车把的手背,“祖宗,这玩意马力大,下来说行不行?”

郑开司看了他一会儿,不松手,直接问:“你琢磨那个飞行器,是要跟她们公司合作。”

时樾点头。

郑开司拍拍摩托车,“用飞行器拍摄特效?”

时樾笑着点头。

郑开司怒气不减反增,原来自己尽瞎操心了,什么玩物丧志啊,时樾这分明是另起杆头的创业了,而他还傻乎乎蒙在鼓里,还感动中国呢,脑子漏了吗!

郑开司一把拎起头盔戴上,防风罩夸嚓按下,隔着厚重的塑料壳嗡声道:“早不跟我说?闪开。”

他脚尖撑地后滑几米,车头一偏,窜了出去。

郑开司并不了解时樾,时樾什么人啊,酒吧没了就没地儿赚钱了?没本事重新开始能把全部身家赔给安宁?可能吗?

时樾也不了解郑开司,郑开司以前玩的是什么啊,牌桌上赌钱,游轮上赌命。扑克麻将,跑马飙车,没他郑开司不敢坐的庄。

都想着谈谈恋爱过过小日子呢,都是深藏不露。

远处传来接二连三叫好声,郑开司已经冲上陡坡,马达轰鸣越来越响。时樾原本眯眼看着,郑开司会骑摩托并不奇怪,他们这年纪的男人,以前私家车又不像现在这么普及,代步工具不是自行车就是摩托车,谁上学那会儿没蹭过摩托后座?男孩子不安分,谁没偷着摸地试试那滋味儿?

他以为郑开司开上去就该拐弯下来了,前面是断头路,坡顶横截面足有十几米,中间隔着大段距离,这个坡跟对面坡遥遥相望。玩特技的那帮兄弟喜欢直接飞跃,那是练过的,普通人可不行。

时樾还等着郑开司拐弯俯冲。

他突然就睁大了眼睛。

郑开司登顶时丝毫没有减速,不但没减速,只见他前倾半伏的身体迅速后仰,利用反弹力提起车把。前轮高抬,屁股也随之离座,连人带车飞出十几米高的坡顶,飞出一道拉长的半弧线。

利索,漂亮!时樾的心跟着提起坠落,眼看摩托车沉重但平稳地落在对面坡上,一路加速飚下去,刺激得人眼眶充血。

飚到平地还嫌不过瘾,郑开司拉住离合器手柄,一脚踏地,带着车身重量向内倾斜,加油门松离合,摩托车以踏地的脚为圆心原地转向180度,又往坡上冲。

小弟们激动了,七嘴八舌地喊,“时哥!愣着干嘛?跟他飚啊!”

“时哥!是爷们跟他飚啊!”

连南乔都凑热闹,飞行器飞到时樾头上,催促似的晃了晃细长机翼,摄像头对着闪。

时樾勾唇一笑,好家伙,你还藏着这手?担惊受怕之后是遇到同好的兴奋,他计算速度,等郑开司再次从对面启动时他也加大油门冲了过去。两车在两道坡之间腾空相遇,轰鸣声震耳,一红一白,交错而过煞是好看。戴着头盔合着防风罩的郑开司根本露不出脸,仿佛变了个人。

而他就是这样,总有意外之举,常有新鲜感。相处大半年了,再亲密的事都做过了,时樾仍觉得自己根本不认识他,这点尤其着迷。



郑开司骑回原地后受到了围观,大家对他刮目相看,之前那个说要跟他露一手的小弟现在改口要跟他切磋,“开司,你还会什么动作?拿出来比划比划?”

郑开司跨在摩托上没熄火,道:“别的不会了,就会翘头和飞坡,你专业级的跟我这入门级的比划,欺负人嘛不是。”

他边说边看了眼南乔,南乔大大方方道:“你和时樾刚才空中的动作很漂亮,拍出来效果肯定精彩。”

“哦。”郑开司应道。

他不知自己对这位南小姐是什么心态,以前时樾在酒吧里万花丛中过他看着也就看着了,那些客人对时樾翻着花儿的勾搭谄媚他也没像现在这样胸口泛酸。或许是觉得,去酒吧买醉找乐子的客人,再怎样也入不了时樾的眼。

可这位南小姐,上市公司总经理,时樾的客户,合作者,郑开司一下就觉出她的与众不同来。连她和时樾同出一辙操纵飞行器的动作,都让郑开司如鲠在喉。

是危机感吗?还是自己与日俱增的独占欲?刚经历过分手的郑开司现在缺乏安全感,只要想到时樾每天琢磨的事情都跟南乔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郑开司就郁闷。

时樾并不是天生爱男人啊,这位优秀的南小姐……对时樾会不会产生吸引力?

郑开司沮丧地叹了口气,根本什么都没发生呢,自己已经预想出情敌上门的戏码,太小肚鸡肠了吧。

刚要调整心态,身后响起脚步声。郑开司回头一看,时樾停好车走过来,那架飞行器不偏不倚地跟飞在时樾头顶,比遛狗还听话。

郑开司惊讶地看向南乔,南乔手指随意拨弄着遥控柄,对时樾笑了笑。

以前陪时樾出去玩飞行器,时樾也是这么逗他的!郑开司猛地闭眼,一口气在胸腔里乱窜,怎么调整都没用。

“怎么了?还不熄火?”时樾很快走到身边,摸摸郑开司后背,如常的跟他说话,“刚才真是……你还有什么开挂的技能?嗯?”

“……没了。”

郑开司情绪不高,但其余人情绪早被他刚才的表演调动起来,小弟们摩拳擦掌,“时哥!我们准备吧?南姐,你看着!”

郑开司挡住时樾要拔钥匙的手,“你们玩你们的,我先回去。”

时樾一愣,郑开司已经往前骑走了。

“开司!”时樾喊道:“骑这个你怎么回去?你用我的车啊!”

郑开司加速不停。真烦,时樾不可能跟他一起,时樾要留下来陪南小姐……大周末的,工作嘛。

可他就是很不爽,他做不到傻乎乎杵在旁边,飞行器他又不懂,聊天都插不上话。

他也管不了骑走一辆摩托对拍摄有没有影响,甚至不知道回去的路该怎么走,半天才想起用手机设置导航。手机屏幕上还挂着中介最后发给他的短消息,“郑先生你放我鸽子T_T”

郑开司立刻把目的地设在中介附近,大爷的,谁说我放鸽子?这就来了!时哥你有你的正事要忙,我也不是闲着的好吗!


评论(89)
热度(484)

© 桔小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