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谈风月

愿赌服输 28

“这房子主要是位置好,推窗户都能看见嘉里中心,步行就到世贸天阶。还有酒店式管理这点,人性化,那没得说。适合附近上班的高管,出租率特别高,经常有老外过来租,什么派驻个两三年的,不作他选了,就租这儿!对吧房东……房东?”

中介尽心尽责地带着郑开司在屋里转悠,公寓是精装户型,郑开司看的这套六十平米,硬装和软包都属于高档耐用,的确好租好管理。虽然单价贵但也胜在面积不大,所以总价并没有太吓人。

房东是个年轻姑娘,家里有钱,买套房子养女儿,女儿平时零花钱直接从房租里拿。

一姑娘的零花钱抵得上普通一家子的生活费,郑开司默默感慨着。那姑娘从他进门眼睛就没从他身上挪开过,中介连叫两声才不耐烦地哼哼,“干嘛?我不都说了,带租约,带租约!租约到期也不用自个儿去续租,不用!”她视线转回郑开司身上,放柔声音道:“物业会管的,他们找着合适的租客,你过来看看觉得顺眼就签合同。”

“……”好牛逼啊,郑开司礼貌地笑笑。

“那,”中介也被噎得没什么要补充了,征求郑开司意见,“郑先生,怎么样?”

“房子挺好。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我那个钱……”

“不着急!”房东姑娘呼地站起来,细高跟哒哒哒走到郑开司面前,“你的钱要明年年初才到期赎回嘛,行,可以,明年年初再给我。”

中介和郑开司同时慌了神,买卖房产啊,哪能这么操作?中介解释道:“郑先生可以贷款。”

郑开司赶紧追着道:“如果我要买的话。”

贷款手续麻烦,不是特别满意他下不了那个决心。这房子从各方面来说,在他经济承受范围内的确很好了,但郑开司有一丝犹豫,就是时樾那边。

时樾要创业,自己开公司也好,跟人合伙也好,启动资金够不够?参伙的钱够不够?

他一路怨念着时樾,时樾跟美女老板,时樾说什么南小姐你很需要我,两人以后一起捯饬飞行器,啧。

这一路摩托开过来屁股都坐硬了,四处漏风的毛衣吹得浑身发麻跟针扎似的,时樾你个王八蛋,老子自己买房投资当地主,不管你!

可他又犹豫了……

房东姑娘眼睛一瞪,对郑开司道:“贷款多麻烦,你别贷款。”对中介道:“你给我们签补充协议,去公证处做公证,过户可以先过,先付首付,余款明年年初结清。”

又对郑开司道:“加个微信吧,我替你省贷款利息,这买卖成了你请我吃饭。”

中介咬着牙道:“郑先生,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啊。”

郑开司没加房东微信,手机号都没留,只跟中介说考虑两天保持联系就飞快地走了。时樾给他打过电话,发了好几条微信,说那边结束了,问他在哪,要不要接。

郑开司当着中介和房东的面一条条摁掉,电话也摁掉,这会儿进电梯才又拿出来看,时樾微信里说买了烤鸭,等他回去吃。

还说,“骑个摩托瞎跑什么?屁股不难受吗,打个车吧。”



郑开司坚持把摩托骑回小区,下来的时候觉得自己臀围都膨胀了。他也坚持进屋没好脸,对时樾视而不见,假装没闻到烤鸭的香味并且假装不饿。

一鸭两吃,片得很薄的鸭肉鸭皮码在白瓷盘子里,橙黄油亮的。鸭架子被时樾拆了分给三只狗,老大老二老三趴在阳台门口,埋头啃的正香。

郑开司进厨房倒水,一杯喝完又倒一杯。时樾从后面搂住他,手摁着水壶不让再倒,“怎么了开司?生我气了?”

热乎乎的声音,过耳就是一麻,郑开司身子酥掉半边,别别扭扭地挣开道:“没有。”

时樾拿着包好的卷饼递到他嘴边,“尝尝,待会鸭皮不脆了。”

那香味直往鼻子里钻,郑开司张嘴咬住整卷,用眼神示意,松手啊你。

时樾笑着推进他嘴里,指尖蹭蹭郑开司嘴唇。

郑开司被拉到餐桌边坐下,烤鸭配薄饼,一块鸭肉一块鸭皮,黄瓜丝儿葱白丝儿,最后一抹甜面酱。餐桌上安安静静,时樾卷着,他吃着。


“我打算做特技特效这块。”终于时樾打破沉默,“就电影和广告里那种。还在筹备,所以一直没跟你说。”

“……”郑开司嘴里塞的鼓鼓囊囊,点了下头。

“我这边玩特技车的人多,他们用摄影器材拍效果太局限,租直升机成本太高,无人飞行器正好解决这两个问题,所以才找南乔合作。她提供给我飞行器,我用拍摄成品给她做宣传。”

郑开司咽尽卷饼道:“哦,双赢。”

时樾捏着他下巴转向自己,道:“就是双赢,我跟南小姐,就是合作关系。”

“也没说不是。”郑开司别开脸。

时樾往后靠在椅背上,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笑。

郑开司道:“我一开始不爽,后来就好了,而且我后来有事才走的。”

“什么事。”时樾笑意更浓,“你这段时间也忙着呢,不准备跟我说说吗?”

“跟你比我那就不算什么……”

郑开司伸手去拿下一张薄饼,时樾看起来没有继续服务的意思,他只好自力更生。可时樾抢走筷子,边夹黄瓜丝儿边道:“什么不算什么,一路摩托骑回来,全北京城也找不着几个你这么归心似箭的。”

再瞒下去没意义,郑开司说了看房的事,包括他的基金账户,可以买套坐标CBD的酒店式公寓。

时樾看起来才是被吓着了,郑开司在他震惊的注视中变换着坐姿,“都说我可以养你的……”

“你哪儿来的钱?”

郑开司抬抬下巴,时樾给他卷好饼递过来,郑开司就又说了一遍日积月累的存钱过程。

“赌赢了存,赌输了借?”时樾不可思议道:“为什么借,不从账户里拿?”

“傻啊你,用自己的钱去赌,输了就输了,越输越想回本,越要赌。拿别人的钱有压力,压力逼着必须赢,实在输了也会想要不要继续?继续赌就得继续借,会想还能不能继续。”郑开司总结道:“总之借钱让我保持理智,否则被债主逼上门我就惨了。”

时樾眉头拧成结,“好可怕的心理学。”

“嗯。”郑开司指指胸口,“只适用于本人。”

时樾突然起身过来抱住他。

郑开司举高油乎乎的两只手。

“不能再赌了,别沾那个。”时樾认真道。

“都是认识时哥之前的事,后来再没……”郑开司低声回应。

他飙车也是那之前学的,因为有债主跟人赌这个,就在门头沟国道上,一路拉到十渡的山里。他最高可以飚到时速240,对摩托车来说是真不要命了,戴再好的头盔也没用,那个速度下出了意外就跟鸡蛋撞石头似的。

当然这些不敢告诉时樾,郑开司单用左手环住时樾肩膀,“也不能说再没赌过,还是赌过一次的。”

时樾猛地拉开郑开司,“什么时候?”

“跟安宁。”郑开司坦然对视,眼神亮亮的,“赌时哥会不会爱上我。”

“那才是最后一次,那次以后我就发誓再也不赌了。”

“时哥你信我吗?”

时樾松了口气的样子,用力吻在郑开司唇上。

“信啊。”




时樾:我知道我被骗了,第一次见面你跟我哭,说你没钱没地方住,都是鬼扯的对吧?
开司:哭是真哭,我真的卖艺不卖身……哎呀时哥你场子那么大也无所谓我蹭住一晚嘛。
时樾:……
开司:主要还是时哥你帅才讹上你的,换别人我就赶紧拿钱撤了!
时樾:闭嘴。

评论(61)
热度(479)

© 桔小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