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谈风月

愿赌服输 31

 @Mr.Silent 强吻渡烟的梗(•‿•)



31、

即刻飞行的庆功宴定在12月最后一天,温笛是公关活动的好手,要在清醒梦境办跨年,新旧交替,寓意此次飞行器产品的更新换代。为了配合她,清醒梦境提前两天暂停营业,一楼大改造,舞台后方悬挂了巨型幕布,沙发全部挪走腾出宽阔的空间。连酒吧专属电梯里的装饰画都换成了飞行器设计图,布满电梯六个面,一面就是一整张,被冷冽的白色灯光照着,极具未来感。

时樾早早到场,清醒梦境虽然不归他管了,但这笔大单最初是他接的,即刻飞行亦是合作伙伴,所以这些天哪儿也少不了他。

“老子的酒吧,被弄成什么鬼样子。”郄浩站在楼梯上抱怨,抱怨归抱怨,但还是指挥待应生们布置着冷餐台。

郑开司走到那个晶莹剔透的酒杯金字塔旁边,曲指弹弹最底部。

郄浩抽空吼他,“倒了你负责重搭啊!”

郑开司笑嘻嘻地从待应生手里拿巧克力吃。

时樾和温笛碰头,温笛看着手机,表情突然严肃。她跟时樾说了几句,时樾也皱起眉来。

“这个好吃,你要不要?”待应生托着银盘问郑开司,那里面码着红白相间的火腿串哈密瓜。

郑开司摆手,他忍不住想去看看时樾,稍走近些便听见温笛的声音:“……来不及了,现在才说,就是让我没时间应对。”

郑开司还要往前走,时樾用眼神制止了他。

他只能转身去帮郄浩,舞台那边有温笛的人在调试音响灯光和投影。郑开司加入待应生队伍,把酒水饮料从仓库搬到吧台底下。

庆功宴晚上八点开始,清醒梦境已经一切准备妥当。

他最后在办公室又找到时樾,办公室现在归郄浩一个人用,比之前有所改动,床没了,换了套更大的沙发。时樾靠在桌前抽烟,心不在焉地摆弄着一架飞行器,手指拨一下,碳纤维机翼就转一下。

“出什么事了?”郑开司关门问道。时樾已经很少抽烟,他竟莫名怀念起最初接触的时樾,那副英俊不羁的酒吧老板模样。

时樾没听见似的继续拨动飞行器机翼,郑开司走到他身边推推他的腿,“时哥?”

“嗯。”时樾衔着过滤嘴,含糊地应了一声。

“晚上的活动有问题吗?”郑开司自己猜谜分析道:“那个什么名媛不来了?还是我们有哪里不符合温小姐的要求?应该跟我们没关系,不然干嘛不找浩哥找温小姐……”

时樾偏头吸了口烟。

郑开司回神道:“别抽啦。”

时樾突然摁着郑开司后脑堵住他的嘴,辛辣气体强硬地渡了过去。

“……”他被呛得说不出话,闷头埋在时樾怀里咳嗽。

时樾一手环着郑开司肩膀一手摁灭烟头,“不抽了。”

“你……”郑开司迸出泪花,“咳咳咳咳……”

时樾抬手抹他眼角,“没事吧?”

这话郑开司倒想反问时樾,刚才瞬间,他能感觉出时樾暴躁的情绪,然而很快就压进了那记强吻里。开始还是粗鲁的,时樾舌尖蛮横地顶开他的牙齿,他犹豫地迎上去舔了舔,那只摁在他脑后的手便又放松了力道。

时樾刚才在生气,而他正好撞枪口上。

一生气就欺负他。

可还是舍不得欺负他。

郑开司站直道:“完了,我可能是个M。”

“什么?”

“你是S,我是M。你刚才挺爽对吧,我也爽,被你征服爽了那种。”

时樾抱歉地摸摸郑开司脸颊。

郑开司抓住时樾手指,额头抵着额头蹭了蹭,轻声问:“好点没?”

时樾浑身松懈地抱住郑开司。

他终究没向郑开司透露只字片语,但郑开司稍晚些时候就从郄浩那里听来消息。

郄浩有受邀的来宾名单,他划掉一个名字,又划掉一个,道:“看看,银行高管,基金公司小开,杂志社主编……最需要被温笛公关的人,全跑了。”

“跑了。”郑开司捧着杯奶茶在旁边看,名字他是都不认识,也没明白郄浩的意思,“不来了吗?”

郄浩敲着桌子道:“我们被人撬墙角了!安宁俱乐部今晚搞艺术沙龙,跨年夜去欣赏杜尚的雕塑……什么乱七八糟!”

郑开司不吭声,奶茶吸管被他咬得坑坑洼洼,郄浩还在说:“又玩阴的,我们的活动老早就在宣传了,她那边一点风声也没听说,突然就把人请走,真是……”

顾忌郑开司在场,郄浩欲言又止,他对安宁反正一肚子意见,清醒梦境跟安宁那个俱乐部向来也井水不犯河水。虽说这次遭受损失的是即刻飞行,但能想得到,安宁此番举动是针对时樾来的。

你要重新开始,我偏给你找不痛快。

郑开司一杯奶茶喝完,终于开口道:“浩哥你确定,安宁今晚开沙龙?”他手指戳在被划掉的名字上,“这些人都会去?”

“确定,所以说客户也是墙头草……哎,你干嘛?”

郑开司突然起身往外走,回道:“到点了,给时哥拿衣服去,时哥今晚要穿正装,谁不来看是谁的损失。”

“……”

“肯定超级帅!”

“……”

时樾,你怎么培养出来的迷弟啊时樾??


但今晚的主角并不是时樾,时樾甚至没怎么出现。温笛陪着南乔一直穿梭在来宾中寒暄,而那位千呼万唤的名媛出现才让整场活动达到高潮。大家都拥到舞台前去拍照,郑开司在角落里看着,对何瀚道:“好年轻啊。”

“你知道她叫什么?”何瀚恶作剧地一笑,“马健。”

“……人家是女的。”

“Marjan啊。”

何瀚是收到邀请函的,这会儿却兴致缺缺地找着乐子,毕竟飞行器跟他经营的红酒隔行如隔山。

可Marjan其实洋气的不得了,瘦高身材穿着晚礼服仿佛天生的明星,她在台上说了通话,然后和南乔一起斟满酒杯金字塔。纯黑酒瓶瓶身朝外,ROMANEE-CONTI酒标果不其然引起阵阵惊叹。

“她说什么?”郑开司问何瀚。

“说如此甘美浓郁的酒才能庆祝这个珍贵的夜晚,庆祝即刻飞行进驻欧洲市场。”

郑开司跟着大家拍手鼓掌,正如她所说,舞台投影播放着新款飞行器的广告短片,有头有脸的宾客们共饮美酒,一起见证了这个珍贵的夜晚。

可惜时樾并未参与其中,直到大厅里开始自由组队闲扯攀交情,郑开司才看见时樾跟几个中年男人从二楼下来。

“香港导演。”何瀚小声道:“真会扯虎皮拉大旗,这就把受邀来宾发展成自己客户了。”

郑开司拼命冲时樾招手,“时哥,时哥。”

他看看被人群簇拥着的Marjan,再看看时樾,更起劲地叫起来,“时哥时哥!”

怕时樾看不到自己,又不敢太引人注意,郑开司几乎是贴墙小跑,猛地窜到时樾面前。

时樾被他一惊一乍的样子逗乐了,问他:“是不是待着无聊?再忍忍,我们要过零点才能走。”

郑开司道:“你别管我,你去请人跳个舞吧。”

时樾一愣,随即会意地搂住郑开司的腰。

郑开司挣脱道:“不是我!我又不会跳……你请她。”

时樾顺着郑开司手指方向看到整场的焦点——Marjan在这社交场合如鱼得水,众星捧月般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时樾诧异地挑眉,郑开司推他道:“快去啊,你快去。”

说完又跑走了,找到温笛,不知跟温笛头挨头计划着什么。

音乐突然切换成舞曲,大厅中央的宾客向周围散开。时樾欠身邀舞,他穿着剪裁合体的正装,伸胳膊时衬衫袖口比深色外套长出一点,在手腕形成优雅的白边。

飞行器突然飞到他头顶,舞台巨幕实时播放出当前画面,Marjan那张五官深邃的脸露出惊喜的笑容,跟时樾即兴跳了一曲。滑步,旋转,每当两人抬头,飞行器自上而下拍摄的效果投影到巨幕上都如电影画面一般。

这场高潮迭起的庆功宴无疑是成功的,可谓宾主尽欢。零点倒计时最后十秒,数架飞行器悬停空中,投影巨幕被分割成九宫格,每一格都在捕捉动态。时樾从人群里找到郑开司,他俩终于也出现在其中一格。

“5!4!3!2!1!”

“Happy——New——Year——”

天花板炸开彩带,伴随尖叫声洋洋洒洒地散落。

时樾笑着拂开郑开司满头的亮片,“新年快乐开司!”

郑开司连眼睛里都印着绚丽的灯光,跟着叫道:“新年快乐时哥!”


评论(53)
热度(454)

© 桔小梗 | Powered by LOFTER